[凹凸世界乙女向][雷狮x你]自愿性束缚

ooc,温柔的雷总(大概)
现代paro

“可能我的确是个糟糕的人吧…但是,但是!”

你哭泣着攥紧手中的衣领,出门前精心刻画的妆容糊成一团。

“就算是那样子,我也算是个人啊!也会喜欢什么东西,想要什么东西啊!”

雷狮垂眸看着未免有些狼狈过头的你,难得的放柔了声音:“是在撒娇吗?”

你不答话,只是把脸整个埋在他怀里。

“好的好的。”他一下一下的摸着你的头,声音里有着微妙的愉悦:“我早就告诉过你,外面的人都是有害的啊,可你总是不听,只有受伤了才会回来,对不对?”

你颤抖着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屈辱,被雷狮养育教导了那么多年的你完全失去了反驳他的能力。

“所以没关系了。”雷狮顺着你的背:“我不会再让你痛苦了,永远待在笼子里吧,我会爱着你的。”

你抬起头,时不时抽咽一下:“就算我是个坏孩子?”

他的眼里映着对岸的灯火,看起来近乎璀璨:“就算你是个坏孩子。”

你便安心又感激的吻上了他。

雷狮回应着你热情的动作,只是全程睁着眼,眼神明灭之间流出蜂蜜一般甜蜜的恶意。

就算是丢掉了心又怎么样呢,他的所有物并没有减少,宝库里还多了一件最珍贵的宝物。

狡猾的鸟儿终于飞入笼中。

我女儿好可爱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嘉德罗斯x你】再度相见之时

大概是你穿越到凹凸里面死掉又回来的故事吧...被可爱的孩子提醒了一下发现的确好久没更新了嘿嘿。

沉迷fgo

苏苏苏,ooc,短打注意。

今天依旧是那么的无趣呢,你倚着栏杆,如此这般的想着。

距离那次奇遇已经差不多半年了,该磨合的也磨合的差不多了,作为一个高中生也顺应潮流找了一个男朋友,和小说中惊心动魄的经历完全不一样,只是普通的干什么都有个人陪了而已。

普普通通的关系,偶尔出去约会一次,情人节如果心情好就kiss,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如果经历了把性命赌在长枪顶端,随时失去一切又肆意剥夺的日子的话,就稍微有点无聊了。

今天依旧一起在天台吃午餐,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脑袋一点一点的附和着。

只是...莫名地有点在意,恋情啊,是如此无趣的事情吗?

你想着,不过本来脑袋就不太好,所以也想不出什么来。

”呐。“你戳了戳他,眼睛闪闪发亮,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如果从这里跳下去,会怎么样呢?“

”[噗]的一声炸成碎肉吧。“

”欸?好恶心啊那个声效。“你比划着:”为什么不是[刺啦]的呢?“

”???“

”长枪刺穿人体的声音哦。“你笑嘻嘻的说着,突然站起来,把整个身体向后压,老旧的栏杆发出很危险的声音。

”说起来,我还是想纠正一下...或者说,妄想?因为我的聪明程度只够胡思乱想啊。“

”说不定...说不定会被接住哦,如果有得选的话,希望是个傲慢的,温柔的孩子。“

在对方变得更加无法理解的眼神下,你安心的往后靠,好像真的躺进了那个人的怀里一样。

”喂喂喂等一下。“男朋友君终于发现事情不太对:”如果接不住呢!“

”那就接不住咯“你带着笑意的声音急速消散在空气里。

好像看见了人生的走马灯来着...说是死前一秒会无限拉长,难道真是这样的吗?想看到他呢。

【实现愿望】

然后,就这么,跌入了某人的怀抱。

”长本事了啊。“阴森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抬头对上一双熟悉的金眸:”我可不记得饶你一命是为了交代在这种破烂地方。“

”破烂地方什么的好过分啦。“被吓到了吗还是怎么说,眼泪终于像正常人一样拼命流出眼眶,你却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笑着:”这可是你女朋友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哦“

”我回来了。“嘉德罗斯在打死你or放过你之间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没忍心,只是迅速地说着,同时从内心觉得稍微...怎么说呢,有点小羞耻。

”不走了?“

”不走了。“

???道理我都懂来男你tag里面嚷个几把啊。

你是你咯,这逻辑简直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呼吸你也不可以呼吸。

真几把...自行体会

九倦猫和:

我,九倦猫和,脾气暴,小透明,看了这篇博文之后,取关我随意。

操你妈逼打男神x你tag哔哔,说什么自己不接受希望cp是都有在书里出现过的,对好你自己觉得就好,特么还要来男神x你这个tag找存在感?是给孙翔24h企划招黑呢还是招黑呢?我发牢骚的时候都不打tag怕影响大家心情,就你这jibei是要公开宣战咋地啦?

气到升天。



【凹凸世界乙女向】【雷狮x你】七夕

苏苏苏,ooc,大后天开学qaq

现代校园paro


你卡着时间看窗外,确认已是华灯初上,就开心的跑去敲对面的门,小靴子敲在地上“哒哒“的响。


你等了挺久的,又好像并不是那么久,雷狮打开门,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头发,有水顺着脖子低进衬衫里,神情慵懒又煽情:“叫魂呢小不点。”


你啊了一声,意思意思的表示抱歉,就很开心的从他怀里挤过去,义正言辞的看他。


“今天是七夕。”


“所以呢。”雷狮顺手带上门,松松垮垮的衣服顺着动作露出好看的锁骨。


“今天是七夕。”x2


他啧了一下,恶作剧性质的把毛巾放你头上狠狠地擦了起来,你好不容易才挣脱他,怨念的眼神换来一个敷衍的笑:“我知道,我没聋,不出门。”


“......哦。”你瘪嘴,低着头碎碎念:“整天撸串还不肯运动迟早会变成嘉德罗斯那样子的大胖子的...”


“嗯?”雷狮顺手就掐住你的脸狠狠地往外扯:“你说什么我有点听不清啊小不点。”


“勒...勒思大银最帅旗辣(雷狮大人最帅气了)”你口齿不清的声音明显被接收到了,他满意的放开你,顺便还撸了一把毛,你很艰难的想要接受事实,但还是想要争取一下


“真的不去吗?今天是七夕来着。”


“......”


“小不点你好烦啊。”雷狮抱怨着把毛巾糊你头上:“去给我拿衣服来换啊,傻了吗?”


“好耶。”你面无表情的欢呼了一下,就熟练的打开他的衣柜挑选了,随口说着:“听说七夕是可以许愿祈求些什么的日子哦,雷狮要试试看吗?”


“我要的会自己去拿,你还是好好为自己拜拜神吧。”这么说着,可是在提到那些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想到了一段话。


“心脏,头脑——一切。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印刷工人,重复下去吧,直到把这一页全都排满。”


可他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突然抱了抱你,像抱小孩子似得那种轻轻的力道。


“或者你也可以告诉我,好好的撒撒娇什么的。”


“我总会给你的。”

【凹凸世界乙女向】【嘉德罗斯x你】非典型ntr

苏苏苏,ooc,继承校园paro

隐晦性描写有,路人你有。




嘉德罗斯阴着脸走向那扇门,散发出来的气势让这个本就老旧的建筑物甚至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却没人阻止他,或者说,没有人敢阻止他。


他能闻到很浓重的异样气味,淫糜的腥气和铁锈味,嘉德罗斯一脚踹开大门,正好对上你的视线。


你半眯着眼睛看他,也就一眼,确认了对你没有什么阻碍就不管了,两条纤细的腿紧紧缠在男人的腰肢上,他动的越来越快了,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色气倒不如说有点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你有些厌烦的垂眸,却抱的越来越紧了。


温暖的,温暖的触感,和任何心理因素都没有关系,一直缠绕着你的寒冷被物理性的驱散,嘉德罗斯动了动手指,他的身体便炸开,血污弄脏了你,你却眯着眼笑了起来。


“你来了呀。”没有支撑物,你跌坐在地上,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却毫不羞愧。


“嗯...”嘉德罗斯发出了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声音,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出口,只是迟疑的问你:“你...痛吗?”


“我不会痛的呀。”你轻轻松松的说着:“感觉很好呢,插进来的时候里面满满的,抱着我的时候也很暖和,嘉德罗斯也要一起来玩吗?”


“不痛就好。”他抿唇,快步上前,靴子被一地白浊与血肉沾污,把外套披在你的身上:“我们回家。”


嘉德罗斯真的很少用【家】这个词语,你有些讶异的瞪大眼,却又无忧无虑的笑了起来。


“好啊。”你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和嘉德罗斯在一起的话,哪里我都能去呀。”




题外话:这个女主...校园里的设定就是无痛症啊她自己都一点事都不懂,所以也不觉得被拐到废弃工厂轮奸是多糟糕的事。


嘉德罗斯也知道这一点,反正他姐开心就好,没必要教会她痛苦。


所以这个是甜文...嗯,甜文

【凹凸世界乙女向】【凯\嘉x你】撩你的场合

苏苏苏,ooc有,嘉德罗斯那里你们不准骂我!不准!



【凯莉的场合】


凯莉是很好看的女孩子。


过于妍丽的眉眼似乎只有用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狂气才能压下去些许,总是细细的用口脂在唇上染上勾人心魄的红,在她把糖果抽出的时候会蹭掉一点,不很多,刚好用那份甜蜜补上,让人想尝一尝。


你便凑过去凯莉凯莉的轻声唤着,撒娇似得一根根的把纤细手指卡进她的指缝,她也不作声,笑眯眯的看着你的动作,直到你完成了,才把棒棒糖奖励性质的贴在你的唇上。


“尝尝看,等你的嘴甜起来了,我可就要吻你了。”



【嘉德罗斯的场合】

虽然大家对他的印象似乎都不太好,但在你眼里是很可爱的男孩子。


其实也是会在你忙别的事的时候不开心,渣渣渣渣的喊着敲凶的一棍子砸你身边,想好好告诉你关于【你只可以关注我】这件事,却在对上你眼睛的一瞬间软了声音。


少年直直的看着你,眼里的爱意丝毫不做掩饰反而让你有点羞涩,他用力抓住你的衣角防止你逃走,语气认真的要命。


“我也没有在撒娇,就是想说,你不要在意那些小事,也开心的和我说说话呀”

那孩子是很好看的,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最角落,和包厢里淫糜的气氛格格不入,只是在对上你眼睛的时候露出了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


于是你就感了兴趣,凑过去掐着嗓子喊他小哥哥,把本来就裹不住什么的衣服再往下拉一点,全然不顾带你来的那个人铁青脸色。


他一开始愣了,后知后觉的红了脸,嗯嗯啊啊的应你,漂亮的脸转来转去就是不看你。


但他把你带回了家,尴尬的和你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爱情电影,在你的恳求下学男主角给你拉小提琴,你欣赏不来却莫名觉得比以前被中年富商带去听的音乐会好听多了。


多好的孩子,怎么就被你祸害了呢,幸好家里人不同意逼他出国,不然就真是造孽啦。


你叼着烟倚着露台的栏杆懒洋洋的想着,突然听到下面有人叫你,便觉得有点新鲜。


现在大家大多爱自己,扬言为你要死要活的家伙一堆,大多孩子都不知道有几个,可抹得开脸来你院子里学高中生表白的人是真的少。


就凭这个,也得给点面子啊。


你裹着一身轻浮的媚意下楼,却被那双明亮的眸吓退了大部分,想说些什么让这个傻瓜赶紧告辞,最后却只是捂着脸傻笑。


“我回来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嘉德罗斯x你】生日

苏苏苏,ooc

继承现代校园paro的设定


今天是嘉德罗斯的生日,母亲依旧不记得,早早被不认识的男人带了出去,他终于愿意过来这边了。


但也没有待很久,只是陪你一起吃完了生日蛋糕,就向你告辞“我可不想碰见那个女人”他是这么说的。


你送他出了门,想了想跑到阳台那里,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大喊:“嘉德罗斯!”


喊完你就后悔了,你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干,就是...不是很甘心他这么走掉。


于是你露出一个很傻气的笑容:“晚安!”


嘉德罗斯愣了,看了你好久,路灯的光线下他那双眼睛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最后他笑了一下。


“白痴。”一如既往的刻薄:“不是你那么说的。”


他对你勾勾手指,眼里带着戏谑的笑意:“下来。”


你便听话的从二楼跳下来,哒哒的跑过去,明明你才是姐姐,却总是带着褪不掉的孩子气。


你终于到他面前,眼睛kirakira的小狗一样闪光,示意他可以做下一步了。


于是嘉德罗斯揽过你,还很嫌弃的来了一句怎么那么瘦,接下来就认认真真的吻你,唇舌交缠间好像还带着之前的奶油味,甜甜腻腻的,你就想起慕斯蛋糕。


最后在你有点站不稳的时候结束,你听到他微微喘息着附在你的耳边


“晚安。”

[凹凸世界乙女向][雷/嘉x你]喝酒后的他们

苏苏苏,ooc

[雷狮的场合]
经常喝酒的糟糕成年人,你一般会在这时候一脸兴奋的说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既不觉得厌烦也没有被你带着情绪高涨,只是安静的喝着酒听着,偶尔一针见血的发表意见。

以及全程用微醺的眼眸认真的注视着你,有一种被好好的爱着的感觉。

[嘉德罗斯的场合]
几乎从没喝过酒,不过因为很强并不像外人想象的一样半杯倒。

最后灌他酒的你都醉的一塌糊涂了,他还在那里把酒当白开水喝,还嫌弃太苦,完完全全不懂大人的世界嘛。

不过最后你迷迷糊糊的开始拿出长枪破坏的时候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和你好好的打了一场。

从此经常拉你喝酒,感觉get到了新的打架方式。

其实你喝酒后情话真是不要钱的在说,不过不准备告诉你。

嘘…要保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