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姐/凹凸乙女][雷/嘉x你]教导

[雷狮的场合](黑手党教父设定)

“你说教父是你老师?怪物也有传承的吗?我是说…他教你什么?杀人还是赚钱?”

一连串的问题,让人晕头转向,却在思考一会后笑着摇摇头。

“才不是那么无聊的东西呢…父亲教我…幸福哦。”

当然不只有那些,自从在贫民窟里被捡回去之后,你就被当作唯一的学生教导着,他教你狩猎权利,用力量夺取未来,恣意追逐自由…和比梦更温柔的希望。

面前的人好像还想问更多,十二点的钟声却突然敲响,你便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留下友人在原地无奈的耸了耸肩。

在宴会厅二楼的某个房间前,你毫无顾忌的推开门:“我回来了哦,父亲大人!”

“是我的辛杜瑞拉啊。”雷狮伸出手,你便一一吻过纤细手指以示忠诚,他看着前方,从那里可以毫不费力的观察到整个宴会厅,楼下灯光在他眼中明灭:“和王子聊些什么?有没有把你的水晶鞋送他?”

“在聊些关于您的事情哦。”

听到这话,他低头看你,揶揄的笑着:“西西里的淑女可只有在无话可说时才会吹嘘自己的教父,我可不记得教出了这么笨的学生。”

话虽如此,雷狮却像是奖励一样的摸着你的头:“但刚刚心不在焉的理由不是这个吧?说来听听如何?”

“我是在想,当时听到我声音的人是您,真的是太好了。”说出这种话,你把脸埋在他脖颈处不愿抬头,脸上是稚气的微笑。

“我却完全不这么想,当时还以为是可怜的布偶猫,早知道是这么麻烦的小怪兽,我绝对会把你继续丢在贫民窟。”雷狮想,他当时就不该靠近你,明明对你一无所知,那可无拘无束的心却从此心甘情愿的有了束缚。

“父亲大人好过分——”你不满的声音被不耐的打断,雷狮把你按在怀里,手指威胁般的划过腰肢,轻咬你的耳尖

“说是你教父你还真把我当爸爸啦?给我叫老公啊。”

[嘉德罗斯的场合]

你和嘉德罗斯当然是有很多很多的共同点的,都是彼此星球的最强造物,年幼的外表,强大的实力,可不同你的麻木不仁,懵懂无知,嘉德罗斯是烧灼一切的烈焰,星辰明灭时最耀眼的光。

但不论怎样,你们彼此都挺中意对方,理所应当的开始同行,外表更加年长的嘉德罗斯甚至自告奋勇的成为了你的老师。年幼的王第一个试炼场就是凹凸大赛,有太多绚丽自眼前划过,他学习着,并毫无保留的全部教给你。

你学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王很伟大,嘉德罗斯是王,得出结论,嘉德罗斯很伟大”,从此还特地加上了大人的后缀,感觉到了“欺负喜欢女孩子的快乐”的嘉德罗斯甚至还开心了好几天,这个先按下不表。

说不好是玩伴还是师生的关系,感情却随意的发展着。

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回房间时却在床上看见了嘉德罗斯,他显然已经困了,惺忪的睡眼里酝酿着朦胧的梦,可看见你的那一刻,却又强打起精神:“你回来啦!”

你只是有些苦恼的看着他,像是有个不争气兄长的早熟妹妹:“现在已经很晚了哦,人家很想睡,所以今天没有故事…说到底嘉德罗斯大人已经是个大人了,不可以再向比你小的我撒娇了啦。”

“谁、谁会想要向你这种呆头鹅撒娇啊!”嘉德罗斯气的脸都红了,觉得威严不保的他决定挽救一下:“你这个不懂事的学生!给我道歉,道歉才会告诉你新的游戏哦”

“啊。”你顺从的低下头最忏悔状:“这样就可以了吗?要下跪的话我也会做的哦,快点教教我吧。”

“这样就行了…我可不是那么苛刻的老师。”嘉德罗斯傲慢的扬起头:“现在,亲我,快点。”

“嘴吗?”简单的询问,得到了不耐的视线:“你这个笨蛋!那个是要等到五十多岁才能做的事!”

明明之前看到其他参赛者也这么做了啊…你有点委屈,但还是乖乖的亲在了他的侧脸上。

嘉德罗斯感觉脑子好像要炸开了…好、好软!很想你之前强行塞给他的布丁,温暖的甜蜜的…一种新奇的冲动让他想要更多。

想到就要去做,正当你准备起身时,嘉德罗斯拉住你的袖子,声音软的像在撒娇:“再来一遍啦”

人当然是贪婪的,得到第二个吻后,他甚至开始幻想嘴对嘴的感觉…应该会更软一点,呆头鹅总是吃甜食,嘴唇应该也会甜甜的…决定了!

嘉德罗斯从床上跳下去,一手叉腰,威风堂堂的指着你:“你很舒服对不对!好的!我可是非常通情达理的王!既然你那么想要非得等到五十岁就太可怜了,等到回去之后,就专门特许你可以亲嘴唇吧!”

想来想去非常不乐意你这么对别人,但还不太懂这是怎么回事,可这位反复无常的小暴君还是加了一句;“但是只有我才行。”

“亲吻也好甜点也好战斗也好,只要你求我我都会陪你,所以你得一直非常非常崇拜我才行,我们说好了哦?”


是从浮丘丘的文里得到的灵感!嘉德罗斯大人还很年幼呢w

评论(6)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