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就是要和蔡居诚喝交杯酒!!!

“来的这么勤,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在某个非常平常的午后,蔡居诚不经意的问你,一手把着酒杯,少见的有点调笑的语气。

于是这就不是某个非常平常的午后了。他平常不这样子的,总是竖着尖锐的刺,傲慢是真的,刻薄也是真的。任凭你温言软语语笑嫣然,来青楼的人把青楼里姑娘的姿态学了个遍,他都只是冷哼一声,并不搭理你,直到很后面很后面,才愿意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你几下。

他一定是很醉很醉了,冷嘲热讽也说的少了,换做平常,你应该接着话头,一个劲的和他说话,喋喋不休的样子像花丛里的蜂鸟,然后被他不耐烦的扔出去,满不在乎的笑一笑,继续去赚下次光顾的费用。

可你的声音戛然而止,张了张嘴想要接着说点什么,却又只是闷着头喝酒。

这真的很明显啦,对不对?

可如果你真的说出了点什么,蔡居诚大抵也是不愿意听的,所以他也喝酒,清亮的眸子氤氲了雾气,但还是模糊的映着你的身影。

你突然更加不好意思了,呼吸乱了,往常的锐气也全变作一汪春水,你极小声的说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却又在凳子上黏的死死的,看他。

人家醉了是烂醉如泥,蔡居诚就是醉玉颓山,你觉得不可以再待下去了,就急匆匆的迈着步子要出门,手都握上门把了,却还是被他一句“回来”给乖乖的唤住了步伐。

蔡居诚拉过你的手给他喂酒,自己也把酒杯抵到你嘴边,你傻傻的不懂要干什么,他纤细带着剑茧的手指就撬开齿关,生生把酒灌进去。

他看着你,明明身处风尘之地,却依旧是霞姿月韵,恍惚间你又看到了以前武当的蔡师兄,被众人簇拥着向你走来,一派少年意气,自负傲青云。

“傻子。”你听他这么说着,极清浅的笑了。

评论(9)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