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乙女向】【阿喀琉斯x你】青春期御主在做恋爱笨蛋的梦

你超喜欢阿喀琉斯的。


这位好不容易才缔结下缘分的,在荷马史诗中大活跃的,名声响彻寰宇的希腊大英雄,比起迦勒底那些性格过剩的问题儿童来说,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虽然一开始说着“大多数时候都会回应你,但如果不想做就不会做”这种让人有点不安的话语,但从第二天起就再也没有拒绝过你的要求(绊五w)。


关于你的请求分三种,迅速就去做的,必须要用星星眼攻击才能去做的,嘴上抱怨着去做时候狠狠揉你头发的...啊,顺带一提,女装属于会很爽快的答应但“我会做什么我可不知道的哦。”虽然很有自信自己不会被攻击,不过好像不是那种范围的?总是被阿塔一脸警戒的拉到身后然后就被喀戎老师带走了...还是不要太深入了解比较好吧?


但是现在,你舒舒服服的窝在他的怀里看电视——这种请求属于“话还没说完背景就已经换了的”类型,荧幕上的女主角长得有一点像自己这一点必须给好评!对于青春期少女来说超级好代入,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那些男主角都很眼熟的样子...现在出场的是绿色头发的“觉后跟”先生,长相是喜欢的类型,性格也超级爽朗粗暴还带着莫名其妙的绅士风度这一点超级亲切,是你现在超级中意的男主了。


“master的话,是会中意这种类型的啊”刚才还靠着椅背高举着psp打游戏的阿喀琉斯似乎也告一段落,现下把手臂穿过来,下巴放在你头顶,还蹭了蹭发出有点惬意的声音,有意无意的说着。


“嗯!因为人家也到了想要一个这样那样的男朋友的时候了呀!”你兴致很高昂的回答着。荧幕上的剧情已经进展到了脚踏一百多条船的女主角被吃醋强吻的时候,阿喀琉斯秉持着师傅的教导——带坏你师妹的话就杀了你之类的很让人感到温度差的话,用手挡住你的眼睛。


但对于神代的大英雄,这种尺度也差不多就是日常背景板之类的,也有可能是想让你从中吸取一点教训,所以也没有捂得很严实,认认真真的拉就可以挣脱的那种。


所以你把他的手臂往下拽一点,却没有去看屏幕,而是微微仰起头看他,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阿喀琉斯呢?阿喀琉斯怎么想?”


希腊的大英雄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开口:“啊...生前当然是另一回事,战士的荣光就是征战沙场和抢夺掳掠嘛,财宝与美人当然也在其中。”


“还真是超级过分的荣光啊——”你小小的拖长了调子,与其说是辩驳倒不如说是气氛很好所以反对了的样子,阿喀琉斯握住你的手,向上置于唇边,很随意的碰了一下:“但是,现在我是你的servent,要保护好你才行,所以除了你之外的事情完全没有思考就是了。”


“...笨蛋。”你有点脸红,但还是骂他了。


“我是想要你夸我来着的啊,就对我说,【master是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这样。”


青春期的少女大多有点别扭,你上一回也是“达芬奇酱做了新的礼装哦,强度超级棒,下一次一起去试一试新性能吧”然后得到了“这一套超级适合你的”这种答复后嘴上说着“是战斗用的了啦”其实呆毛心情很好的翘的老高。


阿喀琉斯也是非常懂得那些无法言之于口的小小默契的,他沉吟着托起你的下巴。才不是面前电视剧里面演的dokidoki的类型,反而有点像你每一次随意穿着睡衣把头靠在椅背上拖着嗓子让他去帮忙买“不可以加糖但是一定要甜的奶茶”之类的样子。


你的眼眸中可以倒映出他的面容,由于空间感的问题没感觉到平常的俊朗,但还是非常喜欢的脸,不过他可以看的很清楚,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英灵在这一点上简直是在作弊嘛,你小小的抱怨着,然后又被放开,重新像个守护骨头的大型犬一样牢牢的抱上来。


“master是很可爱的女孩子,这一点鉴定完毕。”阿喀琉斯这么说着,你就很开心的咬掉他帮你剥的坚果。


“所以说,我和阿喀琉斯的相性果然超级好的,身体方面来说。”你也鉴定完毕,心满意足的说着。


“...这句话千万别告诉大姐和老师,我会被杀的,和黑胡子一起。”


“好怂哦。”你小小的嘲笑着,“嗨呀”的支起一点身子重新重重往下坐,和他一起在柔软的坐垫上弹了两下,能感觉到青年久经锻炼的身体柔韧的触感。往后靠的时候也很温暖,把重量稍微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也不讨厌。最后是拉过他的手,拍去上面帮你剥的坚果碎片,认认真真的合在一起——那是曾经为了荣光与你染上血污的手,比你的大了整整一圈,让人感觉自己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所以讨厌...也不是很讨厌。


“如果我的男朋友可以像阿喀琉斯一样就好了呢。”看了看懒洋洋的随你动作的青年,你非常自然的发出了感慨.


“...这可不是可以坐在男人怀里说的话哦。”经过有点危险的沉默,阿喀琉斯终于开口,战场上总是有点傲慢与坏心眼的笑去掉了,认真的像是对你宣誓永远的忠诚的时候。把你的脸扳过去,额头贴额头靠的很近,你看见他眼睛里面闪着光,对,就像是琥珀色的酒液上倒映的星空一样,开始微醺了。


当时的气氛温柔的像是要接吻了一样,你随时都可以走——当然是跑不过的,在面对飞驰的疾风时,但你知道他不会追。不过你没动,安静又迷茫的,像被推上祭坛的殉道者一样等待着,最后也记不太清到底怎么样了,回过神来又像之前一样窝在阿喀琉斯的怀里,还被一下一下的摸着头...该不会是被当成小孩子了吧,你忍不住那么想着。


今天能不能做个好梦呢?感觉所有的妆点梦境的甜牛奶和蜜糖都在刚刚记忆丧失的几分钟里用完了诶。


然后你目视前方,认认真真的看狗血电视剧,很随便的说着:“我超喜欢阿喀琉斯的...虽然总归比你喜欢我要少一点。”


他笑了,像平常一样揉你头发,靠在你耳边,你恍惚听见爱的声音:“是的。”


———————————————————————————————

要问想不想,果然是想要评论的!

评论(24)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