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x你

ooc,天雷狗血玛丽苏!

“好无聊...”你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用能力操纵着手上的血液变幻成不同的形状,但你很快就厌烦了这种游戏,第27次对面前的黑发少年开口:“太宰,真的没有什么任务了吗?我是指那种能杀人的!”

“虽然很抱歉但是的确已经没有了哦。”少年轻笑着摸了摸你的头,在看到你露出了享受的神色蹭了蹭他的手之后笑得更加开心:“小姐好像很喜欢杀戮呢。”

“别把人家说的跟变态一样啊,你真失礼。”你不满的看向他,鼓鼓的脸颊像是进食的仓鼠。

万幸的是太宰作为顺毛专业户,几句话就安抚好了你的怒气,你努力思考了一番后开口:“也不是这样啦...但是太宰不觉得将鲜血从人体里抽出的那一瞬间炸开的血雾非常的漂亮吗?像烟花一样。而且我除了杀人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了啊,大家都不肯跟我玩...”说到这里,你有点沮丧的低下了头。

“啊啊,是这样的吗?”太宰治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像是一只狐狸,应该是错觉吧。你不确定的想着,但很快心神就被他接下来的话语吸引去了:“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很好的提议,小姐要不要试试看?”

“是什么?”

“中也有一堆很珍惜的藏酒这一点,小姐你是知道的吧?”

“唔,这点我当然...喂,太宰,你不会让我去偷中也那家伙的酒吧?”你眯起了眼睛。

“黑手党的事情,怎么能算是偷呢?”太宰治依旧是一幅笑眯眯的样子:“当然,如果小姐不乐意的话也没有关系,只是听说红酒可以促进身体发育,尤其是胸部的增长...”

话音未落,你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血红色的双眸里满满的都是期待:“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不就是偷个酒吗?顶多最后被中也打一顿,你认了!

这时的你,还无法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绝对会让你在之后的很久都后悔不已。

“如果小姐希望的话,随时都可以哦,我没有关系。”

“等一下。”你狐疑的皱起了眉头:“太宰你这么配合,喂,你不会是在坑我吧?”

“怎么会呢?”他笑着举起了双手以示清白:“我什么时候骗过小姐呢?”

你想了想也是,虽然组织内部都说太宰是一个老狐狸,太宰也的确总是把他们坑得很惨,但至少对于你来说,太宰的确是你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于是你欢快的点了点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中也房间的钥匙!”

听到这句话,太宰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称呼蛞蝓是中也,但是叫自己却是太宰吗?还有钥匙...

嘛,不过也罢,他想着,红酒的功效这一点,他可绝对没有欺骗小姐啊,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嘛...就不一定了。

———————————————————————————————————

不得不说,中原中也的藏品的确是丰富而且珍贵的。即便是你这种完全的外行,也能够从那些包装上理解这些酒到底有多贵。不过这些都不在你的考虑范围内,你那和你的胸部一样小的可怜的脑容量里面塞满了三个字“能丰胸!”。

于是你相当豪迈的直接爆开了瓶盖连杯子都不拿的往嘴里面倒,太宰治对于你这种牛嚼牡丹的行为也表示喜闻乐见。但第一次饮酒的人就用这种喝法不醉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直到中原中也出任务回来,你已经快要醉到不省人事了。

中原一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珍藏的红酒酒瓶掉了一地,而某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还笑着向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哟,蛞蝓回来了啊。”

“太。宰。治!!!你给我去死吧!!!”房子里的摆设反重力的浮起,某人却还是漫不经心的笑着,这种混乱的场景终于惊动到了你,于是你抬起头,看到那个房间里唯一站立着的人后,露出了一个傻傻的笑容:“中也你回来了啊。”

“小姐?”于是下一个瞬间,物体全都回归了原位。中原皱着眉走到你身边,却嗅到了浓浓的酒味:“你喝了那些酒吗?你还没有成年...”

“你怎么又骂我啊...”你不耐烦的扯住他的衣服,把他拉到了地上,然后将上身前倾,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一低头就可以吻上去,而你也的确这么做了“不就是些酒吗,人家还你就是了!”

唇齿交缠间带着红酒的香气与某种鲜血的腥甜,柔软的嘴唇也十分的有诱惑力,更不要说你是他所爱慕之人。但是...在看见你那因酒精麻痹而不复清明的血红色眼眸后,中原中也轻轻推开了你:“这种事情,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吧。”

“我已经不小了!”他的举动让你更加不快:“你没看到我那隐形的巨乳吗?”

“噗...”听到你的话,太宰治险些喷了出来,但在接收到中原中也露出的杀人视线后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样子:“哎呀,中也还真是幸福呀。”始作俑者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笑容,换来中原中也一阵大叫:“喂青花鱼,有空在那里说风凉话还不如帮我把她拉开,她才多大啊!”

“你确定?”

“废话!”

“那么我就接手了哟。”说着,太宰治上前将你一把抱起。

你疑惑的看向他,他却向你露出一个危险的,但也的确艳丽至极的微笑:“那么小姐,来和我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有趣的事情?”你无力的倚在他的怀里,只要你的能力无法生效,你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15岁小女孩而已:“好啊。”

“那么,就先来做第一件事情吧。”他执起你的一只手,从指尖吮吻到手腕:“把衣服脱掉。”

“脱掉...衣服?”你歪着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并不具备“思考”的功能,于是你温顺的解开了束腰,但对复杂的盘扣却几乎挤出了眼泪:“怎么办?”你本能的向眼前的人寻求着帮助,却听到一声叹息。

“真是没有办法,喝醉的小姐简直犯规,我已经忍不住了呢。”

“喂!青花鱼你要干嘛?”中原中也上前拦住了他把你往床上放的动作,他皱着眉,冰蓝色的眼眸里有着杀意:“她是我的。”

“但是刚刚中也的确是将小姐给我了没有错吧?而且...”太宰将手伸进华丽而又繁复的洋裙,极其娴熟的挑逗着裸露的肌肤,感受到私处的湿润后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小姐好像也很喜欢我的样子呢。”

听到他的话,中原中也不怒反笑,他捞起你的一缕发丝置于唇边轻吻:“那么,要来试试看吗?关于小姐更加喜欢谁这一件事?”

———————————————————————————————————

本质上来说,这只是蠢逼作者开车失败的作品,凑合着看就好啦!

评论(6)

热度(134)

  1. 黄芪漫漫橙子小姐~h并不奇怪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