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同居三十题(2)附女主人设

6、   大扫除(江户川乱步)

老实的说,你和你的恋人都不是什么具有“做家务”技能的人,而你又坚持“这是我和乱步的爱巢才不要别人进来”,这也就导致了你们的房间乱的简直跟狗窝一样,不,这么说实在是太对不起狗了。

用国田老妈子的话来说,完全无法想象这种地方能够有生物生存。

于是在乱步第46次被满地的外卖盒子和h光盘以及一堆杂物绊倒后的事态是,你们不得不开始一场大扫除。

“乱步?这个东西要怎么用啊?好像一捏就断的样子...”你一脸困扰的提着扫把问道。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上网查一下吧。”他思考了一下,向你建议到。

“唔...没有啊,好麻烦好麻烦!说到底我们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啊?”你失望的放下了手机,毫无预兆的开始发起了脾气。

“的确,名侦探的时间可不应该耗费在这种事情上。”说着,乱步突然一脸兴奋的看向你:“我们搬家吧!”

“哦哦哦我赞成!”你毫无疑义的表示同意。

当然,最后你们还是被侦探社之母勒令完成了大扫除,对此,你们两个共同的感想是...

你们一致认为,女仆的存在是很有必要的。

7、   浏览过去的相片(芥川龙之介)

你一直都有点好奇,现在这个又鬼畜又抖s还很死要面子的芥川小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一次在资料库的翻找,却在无意中满足了你的愿望。

“噗...”你拼命的憋着笑,向坐在你对面的少年挥舞着手中的照片:“没想到小芥以前也会吃棒棒糖啊,笑的还挺可爱的,棒棒糖还真是好吃...噗,抱歉”话说到一半,你再次喷笑。

“你很开心?”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你却总感觉某人正处于爆发的边缘,意识到自己挑拨的太过,你连忙向他附上一个讨好的笑容:“诶嘿嘿,也...没有吧?”

话虽这么说,不过你已经做好被罗生门穿透一次身体的准备了,横竖连痛都不会太痛,就当是给小芥出出气了。

意料之外的,芥川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我也挺开心的。”

什么事态?来不及在思考太多,你便被他压到了床上,少年低头啃噬着你的脖颈,斯条慢理的说道。

“棒棒糖的味道怎么样,你自己尝尝看不就知道了吗?”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太宰治)

“太宰太宰!你有没有看到人家的手机?”你翻箱倒柜了2个小时未果之后,终于决定向自家饲主恋人寻求帮助。

“小姐还真是...丢三落四的习惯那么多年了都还没有改过来啊。”听到你的话,他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微妙表情,伸手在桌上拿到了手机,“你不是一直放在桌子上的吗?”

“呜啊?”你讶异的睁大眼:“骗人的吧...但是为什么太宰你知道却不跟人家说啊,我都找了好久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太宰毫无诚意的敷衍着,好半天才说出了实话:“因为看着小姐着急的样子觉得很有趣嘛...啊别打。”

“总而言之下次不要这样了!”你瞪着他,用尽可怜的脑容量想着合适的威胁:“不然就分手三分钟!”

“三分钟太长了哦小姐。”他笑着把你带到怀里,下颚顶着你的头顶:“不过总是会把东西搞不见的小姐的确很可爱嘛。”

可爱到让他忍不住想要照顾你一辈子。

9、   相隔两地的电话(中原中也)

你有些不习惯的在柔软的床铺上独自躺着,恋人去欧洲做任务了,只有你一个人的家空旷的让人生厌,所以你在思考了整整3秒钟之后,决定要给中也打个电话。

几乎是拨出的那个瞬间,电话就被接通了,带点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睡不着吗?”

“嗯...”你低低的应了一声,有些别扭地说着:“并不是因为中也哦,只是突然没有了抱枕有些不习惯而已,你可别误会了!”

“真是冷漠的小姐。”他轻叹着,语气中带点不怀好意的蛊惑:“但是我这边却是想小姐想得发疯呢,柔软的身体赤裸着的样子,小姐哭泣着让我快一点的样子,小姐明明已经双腿颤抖合都合不上却还是要在我身下扭动着腰想要再来一次的样子,全部都很想再看一遍呢。”

“什...什么呀!变态!h!色情狂!”你红着脸怒吼着,但在听到那边一句“不是小姐把我变成这样子的吗?”时声音很快就低了下来:“那...那个,那种事情,别在电话里说啊。”

“真的那么喜欢的话,就快点结束任务回家跟我全部再试一遍啊。”

10、 早安吻(马克·吐温)

“呦西~该起床了哟!今天的马克·吐温大爷的冒险也要开始了呢!”早晨8点,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你却只想把那个声音的源头消灭掉。

但你终究没有这么做,只是翻了一个身,操纵着鲜血在空中凝结成华丽的花体字“SHUT UP!”,便又继续昏昏沉沉的睡去。

“诶诶诶你别睡啊,我难得做了早餐的你好歹也吃一下啊。”他又来推你,最后干脆一把掀了你的被子。

闹到这种份上自然是不可能睡着了,于是你皱着眉一脸不快的瞪着他,罪魁祸首却毫无悔改之意,依旧是那副比你还要笨蛋般的笑容,说出的话语却让你心里一暖:“我以前听蒙哥马利说过,女孩子老是不吃早餐不太好,所以先填饱肚子再睡吧?”

“你倒是睡一个给我看看啊...”虽然脸色依旧糟糕,但你还是散掉了已经快要凝聚成型的血雾,昂起头有些傲慢的说着:“快点去给我把早餐端过来啦大笨蛋!你难道要我自己去拿吗?”

“好啊。”他却是毫无芥蒂的答应了下来,突然低下头轻柔的用唇瓣轻触你的脸颊,引来你诧异的瞪视。

“这是今天的早安吻哦。”


———————————————————————————————————

文力已枯,生无可恋的我

女主人设如下:

姓名:未知

年龄:154(是的就是154岁,不过外表只有14、15岁的样子)

性别:女?(可变化,平常为女体)

能力:操纵血液(自身就是由血液构造的,发动时会分解掉身体的一部分化作血雾飘散在空气中,可以操纵血雾攻击或防御,只要对方身上有出血的伤口就可以直接剥离血液。自身也可以完全化作血雾的一份子,所以除特殊能力,只有在攻击时才能够被伤害。浴血面积超过50%就会暴走,暴走中每杀一人能力短暂提升10%30秒,暴走持续时间增加5秒,但如果被杀一次就会脱离暴走状态)

喜欢的事物:红色的事物(辣椒除外)、狗血言情小说、杀戮、战斗。

讨厌的事物:被他人命令、教会、鬼魂。

简介:4岁那年被邪教掳走当成活祭品,浑身血液被放干。死前觉醒了能力并且暴走屠杀了所有人,用能力构建了新的身体但从此只有变强时身体才能生长。死去之后丢失了所有的记忆所以不记得名字,后不知为何加入港口黑手党。

与太宰的第一次见面被阻隔了能力所以赤身裸体,从此很抗拒被太宰触碰。内心里把自己当成长辈一样的人物,很希望被叫一次前辈。

以前因为心智与力量的不符所以处事简单粗暴,头脑简单,很讨厌自己比小学生还平的胸围。

评论(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