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梦幻祭乙女向】【真杏】于某时某地的亲吻

我啊,好像有哪里出了问题。


不是发烧,也不太像流感,就是...胸口总是发热,起码在见到那孩子的时候是这样子的。


不仅仅是胸口,脑子总是会变的一团糟,一个人的时候能做到的事情只要看到他就什么都不会了,但是,某些糟糕的事情...


却意外的开始无师自通了呢。


当然,已经是高中生了,姑且也是会偷偷的去书店带着口罩偷偷摸摸的买【辅导书】的年纪,这种事情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以前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对那种事情那么上心,现在想一想,对于喜欢的人就是会想要一起做一些让大家都快乐起来的事,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倒不如说不这么想会比较奇怪。


下腹部兴奋到了有点发痛的地步,好想自由的,起码先抚慰一下吧,但是不行,还不行。


真君啊,虽然一直说是呆瓜二人组什么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敏锐哦。


当然,也会有让那孩子见识到自己的【另外一面】的时候,但是不是现在啊。


那个时候要把过去和现在的份全都给补上,就是这种程度的疼爱他。


所以...“我出门啦”对没人的房子说出了这句话,把所有不可以示人的想法好好的藏在房间里,我把努力变的温柔的笑容做为最重要的武器,走向了学校。


love is war,这点并没有错嘛。


虽然我现在比起用武器去争夺胜利的战士,更像是靠着呼吸机艰难维持生命的垂死者就是了。


“早上好啊,真君。”对那孩子微笑着打着招呼,收获的是通红的脸颊:“嗯哼!杏,早上好。”


“今天也很有精神的样子呢,真是让人欣慰。”


“哇,听起来像老婆婆一样。”


“这话可真~过分。”刻意拖长了语调,我用责备的眼神看向真。


“我和真君可是同班的哦,如果我是老婆婆的话,真不就是老公公了。”


“啊哈哈,我是呆瓜嘛,等...等一下,老婆婆老公公...”游木真低下头去念叨着什么


“没问题吗?”


“没问题!”这句话倒是回的很快。


“那么~我就不更多的干涉了,然后...”自然的伸出手,我对那孩子笑着


“杏依旧没有写作业啊。”他也相当自然的从包里拿出了书,递给我。


这是不知道重复了多久的事情,两个人都轻车熟路,


“因为没有兴趣啊没有兴趣,有这个时间明明可以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的啊。”


“比如说?”


想一些关于你的事情。


“改进一下ts的活动方案什么的。”这么说着,我从真手中接过本子,无意识的接触当然也是要有的,能感觉那孩子抖了一下,真可爱。


“啊哈哈那就这样吧杏!”然后接下来就逃开了,从我的身边。


下一次接触要用什么理由呢?漫不经心的抄着作业,我开始思考了起来。


但是...果然还是不行。


正如前言,我现在疯狂的喜欢着我的同班同学,或者说的确有着这以上的羁绊的同伴游木真。当然,是单相思。


毫不客气的,甚至有些残忍的说,就算对象是我自己,就算一直都不缺乏比苍蝇还烦人的追求者,我翻遍全身上下,也找不到被那孩子喜欢的理由。


明明在此之前完全不知败北为何物,但是这回好像是真的要输了。


不甘心当然是有的,但是如果我的确有着去追求这份幸福的资格的话,才可以说着“为什么啊,明明是我先来的”这种抱怨的话,可是相当残念的,我并不认为我可以握住他的手。


虽然他也不会递过来就是了。


讨厌,不仅是因为这份无望的感情,还有因为这份感情变的奇怪的自己。


我自己都讨厌的话,怎么可能被那孩子喜欢啊。


可是...还是有一点期待的,就算这份感情无法被回应也好,希望能和那孩子更接近一点。


很快,很快就有了机会。


就在某一天,ts中轮到真送我回家,他依旧是和我聊着一些与偶像活动没什么关系的话,然后,像是不经意一样的开口。


“杏好像不经常用电话呢。”


“诶?”


“啊,就是那个...”真突然手忙脚乱了起来:“一般来说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是经常用手机的吧?但是杏不太用呢,平时和我们联络都是自己或者让别人帮忙转达,就算晚回去家里人也都不会打电话过来,等,等一下,没有要打听你隐私的意思哦!”


“这么说就已经有点过分啦,别搞得人家已经和现实社会脱节了一样啊...不过,你说的没错,我是不太会用啦。”


“不太会用是指?”


“好像当时买的时候屏幕是亮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会就暗掉了,然后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就只好一直放在包里,就是这样。”


“那再怎么说也太不会用啦。”吐槽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不过,怎么说呢...平常杏看起来都是什么都会的样子,我...不,是大家都很依赖杏,现在突然知道杏也又不擅长的事情,虽然有点吓了一跳,不过也稍微安下心来了呢。”


“听起来心态不太对哦。”


“好吧...大概也有一点,杏也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的庆幸呢,毕竟以前一直都在受杏的照顾呢。”


“等一下啊...为什么一直都在强调这一点?手机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吧?”因为并不觉得是什么需要在意的事情,所以对于他的想法有些不明所以。


“可是...做为制作人的话,必要的通讯手段也是必须的吧?或者说就算是作为一个高二女生来说,不懂用手机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呢,都可以当成怪谈了哦。”


“都说了那种事情怎么都好...只是传达信息的话,随便抓个家伙来跑腿就好了。我要做的,明明就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处理文件,把挡在我们面前的东西全部玩坏掉的事情吧?”莫名的,并不想在这方面对真认输。


“哇啊来了,专属于杏的危险发言。”真露出了困扰的表情,但是怎么说呢,比起面对【蛮不讲理的同伴】更像是看待【到了青春期就开始闹脾气的妹妹】一样。


“喂喂什么啊那副样子...你没把我当笨蛋吧?”


“......”相当诡异的沉默。


“区区一介游木真却向您提出了质疑真是抱歉!”刷的一下的九十度鞠躬,谦逊到让人怀疑是讽刺的言辞,说到底这已经不是呆瓜而是搞笑艺人了吧。


“真君~”还请收敛一点,我用眼神传达着这样的观点。


“好吧对不起,但是这一回还是原谅我吧?难得的传播呆瓜艺术呢。”真从善如流的说着,这种时候已经变的自然了不少。


“那么...记得教我用手机。”


“诶?”


“你之前说了吧...现在跟我说是开玩笑的我也是会生气的。”内心当然是想要好好的对待他的,然而相当遗憾,我在面对这孩子的时候,意外的会有对抗意识以及相当不坦率。


起码现在,如果真依旧是那种态度的话,我真的会对他说些不想说的话。


“啊哈哈,那么就多多指教了哦,因为我对于电子机械什么的,还是满擅长的嘛。”真露出了很漂亮的笑容。


然后我也笑了出来。


或许也是要稍稍改变一下的吧,虽然还是不太喜欢,但是如果对象是这个人的话,不是不可以接受。


不管是手机这件事还是那份简直像是疾病一样的感情。


在那以后关系稍微接近了一点,以前在弟弟的漫画上看到过,【憧憬是离理解最远的感情】,虽然我并不是那种伟大到可以被崇拜的类型,不过相处久了之后才清楚这群家伙到底对我的认知是扭曲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老实说,真的吓了一跳啊。”从那天开始,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的真。


“都说了再怎么说也不会在一天之内就到达程序员的水平,说起来现在还在探索期才是正常的事情吧。”


“可是是小杏啊,感觉是那种,别说程序员了,随便拿着一个诺基亚都能黑进瑞士银行的存在啊。”


“那种剧情偶像剧都不会演的。”


“可是因为是小杏啊。”


诸如此类的对话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总而言之最后真终于接受了我【在机械方面意外的笨拙】这件事。老实说本来应该是我本人觉得羞耻的,可是因为对方的过度反应,在解释完之后就彻底的丧失了羞愧的功能。


不过,“啊哈哈那么杏和我就是互补吗?因为我只擅长电子产品啊。”说完这句话就突然脸红的真,可很可爱就是了。


完蛋,我好像病的更重了。


虽然之前一直说着“只要能看到那孩子怎么样都好啦。”这种一听就特别烂好人非常适合拿来当备胎语录的话,但是果然我做不到。


要是能放弃的话早放弃了,就是放弃不了这一点非常讨厌。


这份心情如果再加深一点,就快要溢出来了吧,不过当然是比喻的说法,是不会流出的,只会变的更加浓厚而已。


然后随便碰到点催化剂就会发生不得了的化学变化,最后把两个人的心都炸的破破烂烂的。


当然,是开玩笑的。也许以后的我会这样,可是现在的我,还是没有办法伤害那孩子。


事情的契机是某一天的夜晚,明明应该是大家轮流送我回家的。但不知何时,大概是第21次因为有想要问的问题而拉着真走掉之后,就默认真送我回家了。


好像也有传出交往之类的无稽之谈,不过并不让人困扰。


或者说,这是我少有的,在喜欢上真后,能够在他以外的地方得到快乐的事情。


但是就算这样子,被真询问了谣言是否会造成困扰,并认真的考虑着澄清,真是令人哀痛啊。


心脏一抽一抽的痛的那种。


“杏...对呢,杏虽然一直都没有表示,但是很困扰吧。”不同于平常的呆瓜表情,真很认真的说着,以及,也许是我的一点奢望,他看上去有些悲伤。


“抱歉啊,明明杏什么也没有做错,但是因为我的任性,而到了这样子。”


“那种程度的谣言,我...”


“谢谢。”真对我露出歉意的笑容:“杏一直都很温柔,可是仗着这幅温柔就为所欲为的话,可不是男生应该干的事。”


“说到底杏是我...不,是我们的制作人,引导胜利的女神,应该被好好的保护好才对,结果却因为我有了不该出现在女孩子身上的评价呢。”


“我会好好的负起责任的,嘛,别看我总是傻傻的,其实很擅长应对这种事情的哦。”


“嗯...”


“呀,别一副要哭的样子啊,笑一下吧。”真凑了过来,对我绽放了一个太过灿烂反而不真实的笑容:“就是像这个样子的哦。”


“到了明天,那些无聊的话就会全都消失了,所以放心吧。”


这种话当然...我知道真并不是会用这种幌子暗示的混蛋,他是真的,在为我考虑着,认真的觉得我会困扰。


如果他可以再卑鄙一点,就像我一样,偷偷地窃喜着,这种高尚又痛苦的对话是不会发生的。


果然...不仅仅是不被喜欢,并且连我对他的心情也不知道呢。


病症似乎在这一瞬间突然加强,脑袋也被烧坏了吧,一定是这样子的。


反应过来后,我紧紧的抱住了他,用本人都觉得手很痛的力道。


“?”


真似乎是想要发出疑问吧,但是不可以的,那种事情,对于那时的我是不行的。


害怕着被厌恶的我,为了短暂的逃避,直接的吻了上去。


并不是小说里面写的娴熟的吻技,甚至有些笨拙,只是简单的蹭来蹭去而已。但是,是的,但是。


好开心...真的。


就算不是恋人之间的行为,也真的好开心。


他大概也被吓傻了吧,所以并没有推开我,最后是我主动放开的他。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哦。”


用尽可能温柔的语调,我说着。


并不是不想发泄,老实说现在只想破坏眼前的一切,只是...


起码,最起码,不能让他对我的定义变成无理取闹的泼妇啊。被无视就已经够了,别再给我那之上的了。


“那么,就到这里吧,再见,真。”第一次像内心的称呼一样,省略了敬语。


就到这里吧,不管是回家的路也好还是这份无望之爱也好,就这样结束吧。


在我还没有病入膏肓之前,彻底的放弃我,或者连带着这份污秽的感情一起,拥抱我吧。


就像从一开始就爱着我一样。


这么想着的我,也确实的被抱住了。


“呀?”


像是要报复之前的行为一样,也是在我的疑问尚未出口之前就吻了上来,不过我比真做的要好很多,因为就算还没有搞懂情况,也的确用最热情的方式回应他了。


“如果...我这么做了的话,杏应该可以明白了吧?”结束后,真微微喘着气,认真的看着我。


那对祖母绿色的宝石,就算隔着一层眼镜,也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辉。


是那种,就算是我这种生活在垃圾堆里的生物,也可以刚好被照亮而不会刺伤双眼的,魔法一样的光亮。


幸福,非常幸福,像是把之前几个月所有悲伤全部补回来还有多的幸福一样的,就是我此刻内心的写照。


“是的。”我笑了出来,就像之前真要求的那样。


“我啊,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明白了。”


“不过...我以为这种时候至少应该来句情话呢。”回去的路上,我有些在意的说着。


人都是贪婪的,有了这个就想要那个,就像我现在一样,只觉得得到的爱完全不够,只想要更多更多。


“杏想听吗?”


“今天还是算了吧。”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虽然可能有点任性,但是我希望你能陪我很久呢。”这么说的话,真应该能够听懂。


“好啊。”他微笑着回应。


“以后的日子里,会慢慢的说给你听的。”


那一天发生了很多事,犹豫了悲伤了被糟糕的对待了,但是最后也被告白了。


可以算是迟来了不知道多久的情人节回礼吗?后来真问我。


“不可以。”我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但是,可以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恋爱的新手奖励啊。”


“那么,以后也会有签到奖励的。”他笑着回应了。


于是就开始期待了。


这是,两个人都患了不治之症,然后到了最后成为对方的特效药的故事。


你的病症,就由我来治愈好了。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