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乙女]当他们向你告白

内含[邱/萧/方/郑]

[邱居新的场合]
很矜秀,很冷淡的少侠,不像冰,像一块暖不起来的昆山玉。并不疼,会让女孩子在夜里想的很委屈。

但委屈完了还是想他。

真的很温柔,对你来说,如果被他摸摸头的话会忍不住哭的。

“嗯。”在某个不明晰的时刻,对你的一句很平常的话表示同意,帮你拂去头上的雪花,用内力温暖你的手。

气氛很好,但没有亲你。心情也很好,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来,但没有说话。你们之间的沉默本身就是一首歌。

“我亦心悦你。”

[萧疏寒的场合]
高岭之花,这是你看到他时第一个想到的词语。

拥有太上忘情之类的很有距离感的形容,但最重要的是那只手持剑时真是好看,轻轻覆上你的手的时候也好看。

不经常笑,但和你在一起时心情都不错。很简单就好感度max了,也许是为了把难度补回来,很难对你告白。

你亲他的时候没有,受重伤了没有,哭的时候也没有,他为了你快死掉了也没有。你一度觉得萧疏寒可能是个风一样自由的不受拘束的白发摇滚boy

在你问起来的时候笑了一下,很浅的弧度,宛如雨后初霁。很轻的弹了你的额头,像对待不太懂事的小孩子。

眼睛很专心的看着你,你可以在那里面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你不是早已知晓我的心意?”

[方思明的场合]
反派气场max。将军说他眼神阴鸷不是善类,可你跑到他面前拉一拉就很听话的低下头,你分明从他眼睛里看见了一个很孤单很需要爱的笨小孩。

很自卑,虽然平常躺在床上的时候是你紧紧的扒着他,其实到了下半夜就会很不安的抱住你,想用力怕你跑但更怕你疼的那种。

在你哭的时候告白了,本意是让你停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到后面就很真情流露,说的眼尾都泛起了淡淡的红。慌张又绝望,像游乐园散场后一个人被丢在里面的小孩子。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他作恶多端,罪无可恕...是否也可以奢望去爱上谁,妄想被谁所爱呢?”

[郑居和的场合]
是个真正温柔的人,温润如玉的剑客,自持剑起无愧于自己与天地,感觉上类似话本里单相思女主并被全体读者单相思的男二号。

虽然本人及身边的人,都觉得那个邪恶值满的自己是反派角色,但在你看来其实差不多。

对你的好感度都是满的,最大的区别可能是你哭的时候,一个会认认真真弯腰听你抱怨,一个会欺负你让你哭的更厉害然后亲你。

“如此。”兢兢业业的日常充当你的知心听众,带着剑茧的手指轻轻擦去你嘴角的糕点渣。

郑居和没笑,明明只要说好你对他撒娇就会笑的。他的眼睛里有些举棋不定的忐忑,但仍是暖的,是他初次在山巅牵起你的手那种感觉。

全世界都结冰了,只有他是温柔的。

“你可否...考虑一下在下?”

————————————————————————————————哈哈哈人家终于进楚留香的坑啦!想要评论!

评论(20)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