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小姐/偶像梦幻祭乙女向][英/绪x你]关于小中考这件事

恩恩牛顿今天考完了!我开心!
苏苏苏,ooc,糖。

[天祥院英智的场合]
你一走出考场,就被一群黑衣人请到了一辆虽然不认识牌子但一看就超级贵的车上,路人看你的敬畏眼光简直就像是看一个黑道大小姐嘛www

不过天祥院家的少奶奶的威慑力比这还要夸张就是了。

看到了乖巧的用小学生姿势坐在后座的英智,以及他一看见你就瞬间亮了起来的眼睛。

“我是觉得比起去参加这种怎么样的考试,小杏直接让我安排一下去和我一样的学校就好了。”英智倚过来头靠你肩膀上,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抱怨着“而且人好多,小杏刚刚被别人碰到了。”

“但那都没有关系啊。”你说着,因为他习惯性的落在颈侧的亲吻有点痒的笑了出来,但还是耐心的说完“因为我只喜欢英智啊。”

于是天祥院英智也笑了:“小杏刚刚告白的样子非常的可爱呢。”

“而且小杏之前为了考试努力的样子,也绽放着耀眼的光芒呢。”

所以别再担心了,你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的,这句话他没有说,你听懂了。

[衣更真绪的场合]
你是在疲惫的回家的时候,在家门口看见他的。

看上去比你还要忐忑一些,安静的坐在大门的台阶上,直到发现你,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出来:“你回来啦。”

“恩,我回来了哦”你这么说着,拿钥匙开门,心里觉得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有点像夫妻。

然后就小小的开心了一下。

“真绪想要见到我。”你这么说着,运用着女孩子特有的洞察力“真绪看到我很开心。”

“…别说那么奇怪的话。”他揉揉脑袋抱怨着,但最后还是很无奈的承认了:“恩,看见你好像很精神的样子,我也稍微放松了一点。”

“那不代表考好了啊。”你说,眼睛眨了眨:“这个是未知,我不想提前立flag。”

“没关系的。”衣更真绪说着,凑过来撩起你刘海在额头上用力的亲了一口:“这个是来自男朋友的保佑。”

“你已经足够努力了。”

@牛顿_顿三岁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分手的场合

数学课上的脑洞,虽然说是刀不过因为人家并不擅长发玻璃渣所以应该不会很虐吧?

是在某一次出去约会的时候,被你用非常平常的语气提出来的。

月永leo愣了一下就答应了,两个人正常的吃着东西,最后还是像以前一样送你回家。

之前冷战了整整一个月,这回的约会是你提出的,认为是和好的契机所以很开心的来了,并且耗了整整一个下午在各种打扮上面…早知道还不如呆在家里。

路上没说什么,和以前的手牵手不一样,这回走在你前面,只能看到没什么表情的侧脸,两个人都没想过刚刚分手现在还呆在一起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家里没有人,你进房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锁门,然后靠在门边哭的跟个傻子一样,妆全花在脸上了,黏黏的很难受,不过不想管。

月永leo倒是没你那么没出息,只是安静的倚在门边发呆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在你醒之前走了,顺手把口袋里的丝绒盒子丢进了垃圾桶。

已经永远送不出去的东西,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分手后会尽量的错开时间表,不是很想见到对方,但如果真的碰见了也会正常的打个招呼,只是和以前一样一聊就是一整天就再也没有过了。

除此之外日子依旧是该过过,好像这件事对你们两个人来说都只是一个[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失败的初恋]一样。

只是还有一点,两个人都开始讨厌起了诸如[永远]之类的词语,会让人觉得当初…包括现在仍旧相信这一点的自己像个笨蛋一样。

情侣之前的最后一点共同点就是确信自己再也不会爱上什么人了,直到现在仍旧纠缠着的痛苦,双方都没有增加的打算。

我依然爱你哦,这句话大概永远也说不出口吧。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今天的女仆小姐依旧在苦恼着

苏苏苏 ooc

理由还用说吗...我单更以上不都是因为小牛顿吗?因为日服新leo真的好帅啊...也这样那样的和牛顿感慨了,然后提出意向了之后在她的鼓励下就写了。

异界设定...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的leo异界?

你很苦恼,啊,当然不是因为那些来找麻烦的官员,你已经成功的用魔法让那群脑子里没有什么东西的猪安静了,也不是因为不停前来刺杀的暗杀者,那种连食人魔都打不过的家伙你动动手指就可以杀掉,更不是因为仰慕着勇者大人而前来的崇拜者,随便用点技巧就可以驱散。

让你苦恼的是...同时给你带来上述三件麻烦事的麻烦的本体,对,就是已经下午两点了还在赖床的那位。

“请您快点醒来吧。”你把手放在胸前,真心的祈愿着。

“喂喂!杏你怎么一副我已经死了的样子!”床上的大白茧蠕动了一下,传来不满的声音。

“啊,那当然是因为已经是下午,leo大人却依旧在梦境中,我真的非常怀疑您是否因为与魔王的交锋身受重伤,现在行走在现实与死亡的边缘。”

“谁规定过下午就不可以睡觉了吗?如果有,就把它找出来给我看啊。”这么说着的月永leo,让你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总而言之...leo大人作为勇者,怎么可以如此怠惰。”

“反正杏很能干嘛~”月永leo用着一如既往的随意语气说着。

“如果和您对比,那么的确是的,因为自从打败了魔王后,您所做出的最突出的功绩,就是为我增加了可以堆到天花板的情报...当然,全都是针对您的不利信息。”你面无表情。

“啊哈哈是吗?”他熟练的装着傻。

“不得不说不愧是勇者,在拥有着最顶级的魔力与天赋的同时,您被讨厌的能力也是最顶级的呢。”

“诶?”大白茧终于破开了一个口子,月永leo从里面伸出头,他的头发睡的乱乱的,有几撮还翘起来了,他用那种带点小邪气的表情对你笑:“那小杏也讨厌我吗?”

“......”你沉默了三秒钟,眼神里的意味差不多就是【对啊没错】【这个人终于也有一些自知之明了】,但考虑到对方的自尊,最后出口的话语是:“如果您现在愿意起床,我一定会爱上您的。”

“那——就没办法了呐,小杏还真是擅长抓别人的弱点呢。”月永leo感慨着,用完全想象不出刚刚还要死要活的利索劲爬出被窝,一个清洁魔法刷下去,就又变成了那个无论何时都高洁的勇者殿下。

可下一秒伪装就全部破碎,他撒娇一样的靠过来,脸埋在你肩膀处:“唔...我果然不太喜欢起床,要抱抱。”

“您也稍微注重一下形象吧...我当初可没想到誓死追随的勇者殿下会是这个样子啊。”

“我也不知道以前一直【我最喜欢leo大人了!】【leo大人刚刚的样子非常帅气!】的杏酱是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哦。”月永leo本人似乎比你还委屈,尤其是在你用全力往他脑袋上砸了一下之后。

顺带一提,以前年少不懂事的时候,你还和红龙肉搏过呢。

“杏你干什么啦!”月永leo泪眼汪汪的瞪着你。

“请不要随意谈论淑女的过去,我只是希望能够作为一个不成器的女仆教导主人这一点。”你面无表情的把他推开,弯下腰开始帮他解扣子:“今天想穿哪一套呢?”

“嗯...金色的。”

“好的。”

“因为杏以前说我穿金色比较帅气嘛~”

“...都说了那是年少不懂事。”

就算这么说着,整个脸都红了的杏

今天的勇者大人依旧在撩妹,女仆小姐依旧在苦恼着。

啊...这对什么时候能去结婚啊。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天祥院英智x你】娇纵

苏苏苏 ooc

是基于【牛顿想吃粮】而产生的产物,换句话说就是完全不考虑大众想法,大家好好谈个恋爱不好吗管他ooc不ooc



你是真的觉得在对你的所有评价中,娇纵真是最不公的一种了。


你只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向恋人撒娇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孩子的特权不是吗?


恃宠而骄,如果没有宠爱做为先决条件的话,哪里会有娇纵的机会啊,所以怎么想都应该是英智的错不是吗?这样的你,坐在天祥院英智的对面,不满的抱怨着。


他只是托着腮含笑听着,顺便把你面前那个玻璃杯推过来一点以免你等一下动作过大弄洒。


最后当你终于结束的时候,抬头看下钟才发现已经说了整整两个小时了...也真是难为他愿意听你毫无营养的抱怨这么久。


但你依旧不知足,只是倾听是不够的,你想要得到回应,所以你稍微凑过去一点,用亮晶晶的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很快就会安静下来的。”天祥院英智摸着你的头:“所以请不要困扰,小杏还是适合笑着的样子哦。”


“这个我是知道的啦,毕竟英智是我的饲主嘛,当初也约定过会维护我的尊严”你从未担心过这一点,但...“那今天的洋葱怎么办?”


“洋葱还是要吃的。”对面的男孩子露出了天使一样的笑容。


“呜啊过分!”于是你就突然激动了起来:“我才不要吃那种恶心的东西!说到底为什么英智你知道人家不喜欢还要往里面放啊”


“为什么呢?”天祥院英智继续笑着:“这点还是要让小杏自己想吧。”


什么时候想起来前几天和别人握手,什么时候算完哦。


“都说了我不知道了。”你看到天祥院英智从女仆手中接过盘子后,露出了烦躁的表情:“英——智!你是认真的吗?不要让我吃那个!那个鬼东西一碰到我的舌头我就吐你嘴里哦!不想一嘴洋葱味就快点放弃这种无聊的行为。”


“我不讨厌和小杏接吻呢,而且明天会做你最喜欢的食物的,今天就先忍耐一下吧。”当事人只是这么说着。


“那为什么不能今天就吃呢?”你的逻辑一如既往的简单明了。


可天祥院英智已经挖了一勺递到你嘴边了,还伴有“啊——”的声音。


你就只好非常不情愿的张开嘴,含住了汤匙。


接下来的动作就很顺利了,他抽回去的时候,还用手指帮你擦掉了嘴角的酱汁,可接下来的第二口,你就死活不肯张嘴了。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你的嘴里还有点鼓,明显之前那一口还在。


最后还是天祥院英智叹息了一声——他总是会在你面前妥协的,手掌向上放到你的嘴边。


“如果一直不肯咽下去的话会很难受的吧。”他这么说着,蓝色的眼里是放纵:“那就吐出来好了,我们不吃了。”


“抱歉啊,因为我的事情,让小杏有了不好的感觉。”


就是因为这个人总是这样子,你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性格啊。


事后你当然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揪着他的领带就亲了上去:“让你也尝尝洋葱的味道。”


而他的回应是?


“都说了我不讨厌和杏接吻了。”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朱樱司x你】魔王勇者(r15)

苏苏苏,ooc
大概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黑化了的司糖

现在是晚上。

不是很晚,是那种刚好适合热闹起来的时间点,你以前常去的半兽人酒吧人满为患,大街上也挤满了人,红灯区就更不用说了,那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前几天买到了了一只半精灵,靠着那个赚了不少的钱。

可这和你都没有关系。

你现在处于绝对不会有人靠近的,连月光都无法照进的城堡里,早上花了好长时间才穿上的华丽衣装被温柔的脱下,你靠在墙边,只是被动的承受着面前的人的欲望。

红发的骑士舔舐着你的耳廓,像是故意似的发出水声,这段时间里做这种事情的次数足够他摸清楚你所有的敏*感点,纤细的手灵巧的过分,你喘息着,随着感官传达的信息,明白自己又要变成此前一直讨厌着的样子。

但很快就没有了这种烦恼,就在某个临界点到来前,朱樱司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缓慢的抽出,刚才还被好好的照顾的部位一下子被冷落,仿佛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幻梦。你颤抖着渐渐冷静下来,但又被重新带进火热的节奏里。

一次又一次,神经几乎已经快要厌烦了这种无谓的快*感堆积,你低泣着伸出手想要抱住他,却又被锁链阻挡了动作。朱樱司善解人意的低头,你便迫不及待的吻上他,用近乎祈求的态度开口

“司酱…别这样,变得好奇怪了”

朱樱司回应着你热情的过分的亲吻,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嗯。

他终于放开你,和你此时狼狈的姿态不同,朱樱司看起来还是和原来一样优雅,只除了先前那一瓶酒,或是其他原因带来的微醺的醉意,上扬的嘴角表示他此时的心情相当好

“姐姐大人的愿望我总是会实现的,但在那之前…”

朱樱司将贴在额头上汗湿的发丝撩到耳后,认真的看着你,态度庄重的像是在问出婚礼的誓言。

“您爱我吗?”

你只是沉默的低下头,他也不着急,直到听到你肯定的回应才改变了动作。

朱樱司低笑着凑过来,和你额头相抵,你们的距离让你可以清晰的看见他那双亮的惊人的漂亮眼睛,他开口,吐出的话语暧昧而又直接

“骗子。”

你终于得到了你想要的,或者说远超出期望值的东西,朱樱司不再压抑,或者说,他刻意的希望你露出软弱的样子。

过多的快感传递到脑子里,到最后你甚至已经不太清醒,只是身体还热情的回应着,魔王大人那过多的爱意及其衍生反应。

朱樱司亲吻着你的脖颈,印下红色的吻痕,声音却是温和的。

“就这样吧,姐姐大人。”

听到了这个称呼,你无神的抬起头,于是他也奖励似的摸了摸你的头发。

“就算这份感情无法得到回应也无所谓了,您待在我的身边,我愿意承受除了离去之外的一切事情,这样就可以了。”

朱樱司突然笑起来,就像当年那个一直跟在你后面,希望有一天可以站在你面前保护你的小小骑士。

最后 @紅蝶 诶嘿嘿,你要的,不过因为我还是第一次写司糖黑化,所以色气度一点没有反而一种浓浓的霸道总裁感觉就是了……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朱樱司x你】宣誓主权

苏苏苏,ooc,部分台词来自漫画。

这个是个很特别的女主...非常特别。


喜欢真是个过分的词语。


“我喜欢你这个样子。”如果翻译一下,不就是“如果不是这个样子,我就不喜欢你了。”吗?


可朱樱司的确是喜欢你的。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呢?你作为前辈温柔的给予指引的时候也很喜欢,作为姐姐的包容也很喜欢,偶尔笨拙的样子也很喜欢。


不是【喜欢那个样子】,而是【只要是你的样子都喜欢】


“喂——司酱,你在那边发什么呆呢?”你不满的皱起了眉:“和这么美丽的我在一起竟然还会走神吗?司酱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你理所应当的说着,一举一动中全不见平日里前辈的风范。


啊,不是什么【背后的另一面】之类的设定哦,以前的样子当然也是真实的,和现在你表现出来的一样,都是你正常的性格。


当然,一般人都看不到这一面就是了。


毕竟任性浅薄又美丽的女孩子,可是世界的宝物哦,起码对于你那个红色头发的小男朋友是这样的。


所以还是不要随便露出来比较好。


“非常抱歉,姐姐大人。”朱樱司只是好脾气的笑着,坐在一边帮你剥着葡萄。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你叫的,非得说什么“就是要司酱来侍奉我才会开心”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执着也是你的小特色啊。


他伸手把一个喂到你的嘴里,你自然的用舌尖掠去,当然是顺带着舔舐过了沾染着汁液的纤长手指的,不过你完全没有害羞的样子,倒是朱樱司脸整个红完了。


“姐、姐姐大人!”明明之前的任性举动都包容了,可现在他看上去却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


“姐姐大人不应该随意的做出这种举动,怎么可以就这样让一个男性碰触您...”朱樱司似乎想要说教些什么,却被你打断了。


“才——不是随意的呢,我还是只会对司酱做这种举动的哦,而且司酱不是也很开心吗?哼哼,狡辩是没有用的哦,司酱在人家面前就是个小笨蛋,完全没办法撒谎呢~”


朱樱司脸瞬间更红了,他呐呐了半天,都想不到什么词来反驳你。


理所当然的,你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而且,都说了不要再叫人家姐姐了吧?太奇怪了,明明都已经交往了呢。”你抱怨着,但很快就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啊,还是说司酱是对这种关系有着特殊癖好的坏孩子呢?说起来,一开始也是突然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问我"请问可以称呼您姐姐大人吗?"也真是吓了我一跳。”


“那、那是!”


“对的哦,毕竟人家是美丽的嘛,我知道是因为司酱憧憬着我呢,我并不讨厌这样的哦。”你摸着他的头,当然,这种温馨的气氛并没有为维持太久:“所以呢,弟弟酱,我爱你哦♥”


“!”


“啊,脸整个都红掉了,果然是喜欢被这么称呼吧。”恶作剧成功,你的笑容更开心了一点。


“您真是的,姐姐大人。”害羞到了极点反而平静了下来,朱樱司无奈的看着你,却完全没有困扰的样子。


“讨厌我啦?”


“并没有哦。”


“我想也是。”


你得意的笑着,这回主动凑过去,弯下腰把头发撩起来,吃掉朱樱司手心里的葡萄:“因为啊,我可是最美丽的。”


“我又不是因为这一点才...”


“诶诶诶?为什么?”你听到这一点反而惊愕了起来:“司酱不是因为这一点才喜欢我的吗?太过分了!人家的外表可是人家最自以为豪的地方啊!为什么会不沉醉语气中,没道理啊!”


“?”朱樱司一脸懵逼


“姐姐大人的身姿无论何时都闪耀着光辉。”最后,他只是这样子委婉的说着。


“哼哼,所以还是喜欢的嘛。”你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我当然是不会拒绝被诱惑了的羔羊的,毕竟啊,我可是个绝世美人,以前的情人们也是一副喜欢我喜欢的不行的样子。”你挺了挺胸膛:“我可和那些总是说着【蒲柳之姿】的家伙不一样,说什么谦虚啊,不就是美的还不够吗?我的美丽就是我不可割舍的一部分,难道有谁可以在这一方面打败我吗?没有!那群丑鬼一个都不行!”


傲慢的台词,但这是正确的。


你拥有的是,即使用【神明赐予的美貌】来形容都不够贴切的外表,或者说,这就是【美的本体】


“姐姐大人当然是最美的。”朱樱司点着头:“可是...我可以问一下,【以前的情人】是怎么一回事吗?”


修罗场的味道出现了www


可你仍旧毫无自觉


“就是那么一回事啊,我如此美丽,如果不被人欣赏,智慧之人无法为我愚蠢,勇敢之人无法为我懦弱,骄傲之人无法为我卑微,那要怎么样才能显出我的美丽呢?”你理所应当的说着。


“这样子啊...”


“杏。”朱樱司叫着你,在你转身的时候,靠近了一点,失礼了这么说着,把你的领口往下拉了一点,在锁骨处制造了一个吻痕。


“也许是我的任性吧,但是希望您不要遮起来。”他认真的注视着你,又想了想:“拜托了,被我所爱着的,任性而又美丽的,我的姐姐大人。”


完蛋,这么说的话那里还拒绝得了啊。


你捂着脸,这哪里是没谈过恋爱的样子啊。


不是做的挺好的吗,这个臭小鬼。



~~~~~~~~~~~~~~~~~~~~~~~~~~~~~~~~~~~~~~~~~~~~~~

 @浅晴 你要的点文www,可能有些渣(哪里是有一些)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公主殿下和魔王先生

如题目,异界pero,leo重生的。
因为喜欢的孩子被罚写作业了,想做点什么让她开心一点。

你是公主哦,就是那种,每天下午坐在后花园享用着大厨做好的茶点,随口一句话就有一群去将其变为现实,被整个世界爱着的公主殿下。

最后一句话请按照字面意思理解。

像童话一样的,你被魔王抓走了。

但是…拜托,你可比所有童话里的公主加起来都漂亮,这种俗套的剧情当然也会变得不一样。

所以,现在,你坐在本来应该是魔王王座的椅子上,老实说挺舒服的,而那个有着漂亮的绿色眼睛的魔王盘膝坐在地上,笑眯眯的看着你。

你不太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也没有以前想象中的惧怕,老实说…如果你的礼仪课老师有这个魔王一半的帅气,你以前也不会老是逃课了。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魔王把头枕到你的膝上。

你生气了,这是当然的,所以你伸手,用那个上面点缀满了羽毛的扇子,狠狠的砸了他的头。

你当然没有用力,以前你经常拿这一招来对付所有你不是很喜欢的家伙,然后…他们就会脸红的要命,口中喃喃着什么倒下去。

看起来好恶心哦…一定很痛。

所以你没有用力,但魔王还是露出一副控诉的表情:“小杏你怎么随便打人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用手揉了揉被打的地方,橙色的小辫子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你突然想起以前偷偷养在后花园的猫。

然后你就不生气了,不仅不生气,还有点愧疚。

“痛吗?”你小心的把手附上去,刚好魔王还没有把手拿开,两个人的温度就都传达给了对方。

你同时传达给他的,还有神格级的祝福。

“哇啊。”魔王露出了点惊讶的表情:“小杏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呢。”

他知道你,这点你并没有半点意外,在你心目中,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应该宠爱着自己,知道名字算什么呀。

但是,他的夸奖,让你有点开心呢。

所以你笑了:“我一直都很厉害呀。”

“那么那么,我和小杏是认识了对吧?”魔王继续趴在你膝盖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你眨眼睛。

你看着那个眼神,感觉心都要化了。

“怎么说呢…”你有点为难:“如果是不熟悉的人的话,是不可以靠我那么近的啊。”

“那太好啦!”魔王笑了起来,脸颊上有一个小酒窝。

你戳了戳。

他就又瞪起了眼睛,噌噌噌的后退三步,但很快又一点一点挪了回来:“小杏你不可以动我啦。”

“为什么呢?”

“你都是认识我之后才让我躺你腿上的啊,可现在我连你的自我介绍都没听过,你就想戳我脸。”

他好可爱啊…

你这么想着,很认真的看着魔王:“我是杏哦,这个国家的公主殿下。”

然后魔王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我是月永leo,是魔王。”

紧接着他又有些在意的看了你一眼:“但是我不是什么坏人啦,魔王也只是变强了之后他们给我的称呼…恩不对这么说搞得好像恶棍一样…”月永leo又巴拉巴拉的解释了一堆,最后只有一句话:“总之,别讨厌我啦。”

他拉住了你的袖子,那双让你想起猫咪的眼睛盯着你:“好不好。”

“当然可以啊。”你这么说着,看着月永Leo笑了出来,露出了酒窝和小虎牙。

完蛋…他真的好可爱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迟来的生日礼物

那啥...昨天发生了些事耽搁了。

本来想写刀的,可是牛顿有点在意的样子,于是开始发糖。

苏苏苏,ooc,慎入


月永leo很在意。


非常,非常在意。


昨天是他的生日,好吧他其实一直不太在意这个,但是姑且【是不是能受到小杏的特别照顾呢?】也是有这样子的想法的。


但是啊...昨天只是得到了她的机器仆人转交的一个精美礼盒,还是本人的会在外面加没有什么意义的金属的风格,也听到了之前的语音。


“生日快乐,leo酱,这个是对于你能够让我快乐的回报。”


小杏的语调很平静,和平常一样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的,轻飘飘的没睡醒一样的声音,但是月永leo一直都很喜欢,甚至还专门做过【一定要用这种声线才能唱出来】的曲子,可是...


这就没了。


就没了?!


好歹月永leo也已经和你交往了吧?就算除了牵手和亲亲脸颊之外什么都没有干,说出去简直要被怀疑到底行不行,但也已经交往了吧?


怎么濑名和新来的他们生日的时候都有精心准备的礼物和认真的祝福,他这里就是这个样子啊!


knights的国王现在很不冷静,简直想要处死几个骑士。


“唔——小杏太过分啦!”月永leo看了一眼日期,确定今天真的是生日的第二天,又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是说成晚上也没问题的时间了,便坐在地上发起脾气来。


“真是的!为什么今天是星期六啊!”


如果是平常的话,大可以堵在教室门口把你劫走,数落好一阵子依靠撒娇签下一大堆不平等条约,比如【每天都要给我带便当】【周末要陪我一起出去找灵感】之类的,可是现在是假期。


消失整整两天也可以的双休日哦www


好气哦,月永leo现在真的好气哦,可他还是站了起来,小心地把杏送给他的礼物从最起眼的,一进房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放到了桌上,嗯,正中央。


而且还小心翼翼的去解面上的密码...也对,以杏的能力,密码解不出来,他绝对拿不到礼物。


“我的生日?杏的生日?弟弟的生日?”月永leo嘴里嘟囔着,把认为可能的数字全拿进去试...不过为什么全都是和生日有关啊?


果然还是有点在意的吧www


“啊啊啊真是的!明明是生日礼物结果却完全找不到开启方法,本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杏真是过分!”


“等...等一下,生日礼物?”月永leo突然想到了什么。


说起来,当时收到这东西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到【生日】啊,只是说很开心遇见什么的...


怀着最后一丝期望,月永leo输入了一串数字。


那是他们的相遇纪念日。


然后箱子就打开了,月永leo当然是开心的,更开心的是,那怎么看都只能装下你那个漂亮脑袋的盒子突然变大,露出了里面满满的玩偶,和躺在里面的你。


“诶诶?这是什么?宇宙人的魔法吗?”月永leo突然笑了起来,小心的把你抱了出来。


“嗯...”你才刚睡醒,没什么精力,所以很乖巧的蹭了蹭他的脖颈:“是空间折叠技术...我一个人的魔法。”


“那么那些兔子玩偶?”


说道这句话,你突然精神了起来,马上从他怀里跳下来:“这些是家人。”


“丝利安,玛丽露,特瑞莎,奥菲尔...全都是重要的家人。”你一个一个给他介绍着,月永leo也很认真的在听。


在你面前他一直都是很认真的。


“那么意图是?”月永leo笑眯眯的,已经知道了,还是想要听你亲口说出来。


“要让leo见到【娘家人】,问了问是有这种规矩,是这样的吧?”


“是的哟~”月永leo现在真是得意的不得了,从对你一见钟情展开追求并被回应后,他就一直处于春风得意状态,现在更是见娘家了,诶嘿嘿,是不是一毕业就可以结婚啦?


如此这般,一见到你就智商下降的国王大人。


“小杏的礼物我很满意哟(^U^)ノ~”说着,他抱着你蹭蹭,完全不准备放手的样子。


你的回应是:“leo不困吗?”


“困啊,小杏一直都不出现,我就一直等着,所以一晚上没睡。”月永leo说着,鼓起脸来瞪你:“都是小杏的错啦”


“嗯。”你摸摸他的头。


“那么...一起睡吧,要抱枕吗?”


“小杏牌的?”月永leo眯起眼睛看着你笑,像只小狐狸。


“...笨蛋。”


“就是笨蛋啊。”得到许可的他整个人都挂了上来,绿色的眼睛里有些细碎的光


“喜欢你的笨蛋。”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绪杏凛】白色的白

是的我又来了,牛顿那个小笨蛋说她想点文,我就写了。

绪→←杏←凛,这是她的想法,我想满足❤

至于名字嘛...诶嘿嘿,你们,听过白学吗?

真绪和杏没有交往,但是互相喜欢。


你今天很开心,这点朔间凛月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明白了。


然后第二眼,看到明显和杏平常风格不一样的发卡,他连原因都搞清楚了。


所以和你相对的,朔间凛月有点不开心。


他当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像刚认识的时候一样说错一句话就可以从你眼前消失好几天,恰恰相反,朔间凛月今天粘你粘的更紧了些。


从一见面开始就拉着你翘课,跑到树荫底下躺到你的腿上休息。


是休息不是睡觉,罕见的,朔间凛月是睁着眼睛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偶尔跟你搭几句话。


并不感觉寂寞,你们彼此确信着有对方陪伴着。


但是,当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朔间凛月就闭上眼睛进入睡眠状态了。


“喂喂凛月你这家伙。”衣更真绪有些火大的看着那个一点都不解风情的青梅竹马,自己好不容易挤出时间来和杏吃个午餐,本来准备去天台,就两个人的,怎么突然就插进来一个趴自己喜欢的人腿上的家伙。


“呼呼。”轻轻的呼吸声,朔间凛月一副熟睡的样子。


“啊,衣更。”你微笑着向他招招手:“过来呀,别离我那么远。”


“恩...恩,杏。”衣更真绪红着脸靠近,刚刚的火气无影无踪:“杏要一起吃午饭吗?”


“衣更这个点过来果然就是想要说这个呢。”你牵住他的手:“如果我不想的话也不会在这里等你了呀。”


听到这句话,朔间凛月的手指好像动了动。


衣更真绪当然看到了这一点,他当然没放弃把这家伙从你身边赶走,但还是被你一句话打消:“凛月已经睡着了的话,就不要吵醒他了吧?”


听听,衣更和凛月...杏你醒醒,我们才是一开始的伙伴吧?


衣更真绪感觉心脏好痛,要小杏亲亲才能好。


“...真绪”所以,他突然露出一副很在意的样子。


“现在才希望我改称呼吗?”


“是希望,不是现在希望...你看,我都叫你杏了吧。”衣更真绪说着,露出一副诱哄的态度:“真——绪,来,跟我念。”


“真——绪。”你的恶趣味在喜欢的人面前格外的多


“喂。”衣更真绪也配合的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可那种表情,如果是真正感到困扰的人,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你笑了出来。


“好的,戏耍过头了呢,真绪,原谅我吧。”


“那你的鸡排给我。”


“诶诶?那是犯规啊笨蛋真绪!”


你们实在有点吵了,朔间凛月把眼睛张开一点缝隙,像还没有映到视网膜上,就又闭上了眼。


好麻烦...一开始就喜欢我不就好了吗?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衣更真绪x你】女朋友是巫妖

刚刚给牛顿喂了一口英智,顺便询问的时候得知真绪也很感兴趣...所以就写啦❤


是个被你抓过来的倒霉鬼,不过一开始你对淫魔法没有任何兴趣,只是一味的研究亡灵魔法,顺便将其当成【人类样本】观察。


看到你糟糕的作息决定好好照顾你,于是在你的默许下开始自由活动,但是...


“你管的太多了,人类。”你抬头,青白的皮肤甚至泛起恼怒的红晕,看着压住你的书本的衣更真绪。


“这个点女孩子应该睡觉了。”他没有半分妥协的意思,强硬的动作与绿色眼眸里的温柔严重不符。


“乖。”衣更真绪摸着你的头:“还是说要动用武力?以前妹妹不听话的时候我都这么做。”


“不过会很麻烦...尤其是事后。”衣更真绪看着你,老实说他真不觉得你会比那个青春期的少女好哄。


大概会被缠着做实验整整一个星期吧。


如果是弱者,那这就是不自量力,不过对方是享誉整个帝国的勇者大人,那么...


“那么...干脆来陪我做实验吧,真绪。”你认真的看着他:“淫魔法实验。”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直接把时间线拉到一个月之后,你对于衣更真绪的执着甚至更胜于你为之献身数百年的魔法,当然,现在也依然痴迷着。


不管是魔法本身,还是与你的丈夫一起探讨其真谛这件事。


“哈..啊...真绪。”你靠在他怀里,法师袍已经敞开了一大半,藤蔓从宽大的下摆伸进去,身体的神经系统熟练的传达感触,可眼神依旧是清明的。


“不...不对,之前的魔法阵绘制错误,不对。”你近乎神经质的念叨着,指尖有魔力泄出,想要终止这场实验。


但是却被制止了。


脸被温柔的转过去,就算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依旧热情的回应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衣更真绪没有闭眼,你也是,你看得见他温柔的,带点戏谑的笑意。


完蛋,这个人有些时候总是很坏心眼,就像上回逼着你吃青菜一样。


魔法术式尚未展开就溃散在空气中,你听见他的声音,和面前镜中脸色潮红的自己。


“刚刚小杏的样子很可爱,我想慢慢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