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逆水寒】【R】红杏枝头春意闹

他们是你的出gui对象

允许一起探讨出轨和喜欢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关系,允许你不喜欢,保留我不接受并且删评论的权利。

请把你的男朋友或者丈夫当成背景板或者h用的道具之类的就好。

最后——可爱的我需要评论夸夸我。

【无情的场合】

“是要你——以后和我一人做这败德事便好。”

第二停车场

【恋与方思明】实名谴责装睡骗我告白的大骗子!

你有点害怕,不是担心,不仅仅是,你在害怕。


因为你是女孩子,天真可爱暴虐的无法理解的个体,只会为了恋爱的事情一往无前或者患得患失,然后...嗯,然后,遇到了世界上最棒的花,就安安心心的敛了一身邪气,一点都不矜持的笑出来,坐在地上等花开。


“所以...我...你...我们之间”你声音越来越低,手指不间断的蹂躏着绢帕,有点惶惑的笑了一下。


“就算我突然说想要喜欢你,也是可以的吧?”


方思明没有回话,静静地,很有距离感的坐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眼睛闭了起来,你却觉得其中应有一片潋滟春色,像那束你截不断留不住的月光。


你知道他没睡的,看样子你是失败了,毕竟如果女孩子这么在意一个人,总是难免要输的。


稍微有一点泄气,但是...不,是因此。你和往常一样的,三秒钟都不到就精神的要命了。


对面的心上人枕着石桌上的月亮,眼睛依旧闭着,却从宽大的玄色袖摆里探出一只手,极轻的勾了勾你的小指,为你系上一段相思。


——————————————————————————————————

好久没写文了写的什么玩意...需要评论QAQ

【楚留香乙女】“可以说说您对少侠的看法吗?”

【方思明的场合】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方思明独立空阶,安安静静的陪着从檐角滴落的水珠。

“她...是个笨孩子”

“还没有长大,还可以长不大。懵懂愚钝又偏偏有着熔尽星河才灌成的一腔热血,未曾让人省心,一不留神就跑的很远了。”

“那您的意思是...”

极轻的叹了一口气,带着些尘埃落定的认命。

“那又如何呢?”

他眼睛柔柔的,注视着远处山巅亘古不化的积雪融作一汪春水。

“我从未希冀过别处的月光。”

【楚留香乙女】难赋深情

你还是没能爱上他们。


内含【蔡/郑/方】

 

【蔡居诚的场合】

小心翼翼借着酒意才敢给你的玉佩被同样小心翼翼的还了回去。你难得没有撒娇,作为拒绝人的那个反而哭的喘不过气。


“哭什么。”蔡居诚依旧是矜傲的样子,这件事对他是没什么影响的:“没有半点样子。”


最后还是一起举杯畅聊了,用很聪明的办法让你笑了起来。自己也笑了,有些轻浮的样子,懒洋洋的去转你的酒杯,眼睛里烧着白夜的焰火


“莫非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不成,蠢。”


你终于很放心的走了,临走前还好好地教训了一下随便乱开玩笑的家伙,完全没有想过那个自傲又自卑,近乎已经开始懦弱的不敢付出丁点感情的人怎么会在这种事上戏弄你。


“分明是我的不对,没能早点变成更好的人,害她那么难过。”


【郑居和】

温柔又聪慧的人。可惜慧极必伤,如果稍微愚蠢一些少年意气一些,就可以鲁莽得让人羡慕的去牵你的手,和你一起傻傻的大中午坐在树上听着蝉叫等星星了。


非常真心诚意的祝福了你,像很好很好的前辈一样去警告你喜欢的男孩子。虽然向他撒娇的时候还是会夸奖你,也依旧会在有点多愁善感的晚上点起灯一遍遍的翻你给他写的信。但在心里默默地把自己的位置调的远了一点,因为不希望你困扰。


“所以说!大哥哥你果然是喜欢那个姐姐的吧?为什么不告诉她?”和你一起去照顾小孩子,结果你抢了他们的玩具跑掉了,只好在背后给你善后,却听到了这样的问题。


确认你不在这里,才答应那句话。抿着嘴唇笑起来,眼睛柔成一汪春水,并不难过,极轻的开口。


“因为她在笑啊。”


【方思明】

你今天在哭。


是方思明让你出来的,还是那个风吹的好像一张口身体就会被寒意填满的河畔,大口大口的灌着劣质的烧刀子,他席地而坐,却无半分落魄气,还是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不过你哭了。


既不是楚楚可怜也没有声嘶力竭,你只是近乎有点无聊的望着河水打着卷吹走浮木,漂亮的眼睛红起来,簌簌的流着泪。很普通,是那种喜欢你的人会心疼,不喜欢你的人就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样子。


方思明没有理你,酒灌的比水还凶,眼睛却是难过的。这和他自己没什么关系,他不哭的,也不喜欢别人哭,因为他那么做过也被残酷对待了。但你...他想去牵你的手。


“我们没有吵架哦。”你提前说明,身体向前倾,又强调了一下:“我最近也没有出轨,我开始学着认真对待一个人了。”


方思明怔了一下,还是应了你一声。你靠的近,他闻得到你身上甜甜的味道,和你会在下午笑嘻嘻的捎给他的团子一样。


他突然就有些渴。


方思明是那种色调浅淡的人,许是为了般配,没什么激烈的悲喜。可只伸出一截艳红的舌尖,慢慢的舔过嘴唇,就难免有些淫靡。


你有点被诱惑到,花了点精力控制自己身体的冲动,认真地想了想,决定吻上去。


其实没有什么感觉的,心跳的停不下来啊或者身体轻飘飘的之类的。除了“他的嘴唇真软啊”这种小学生作文式想法,这是你们在一起的一个月里你做过的第67次尝试,很遗憾又失败了。


你发现比起一个缠绵的吻,你更希望他温柔的摸摸你的头——以知己的立场,不是备胎哦!


这个发现太伤人心了,你重新开始哭,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睡着了,起来的时候睡在很大很软花纹很好看的床上。方思明坐在床边翻着一本书,光照着他的侧脸很好看,有了点温暖的味道,是可以接近的。


“对不起啊。”你真心诚意的说着。


“有什么相干。”方思明已经卸了手甲,玉一样的手指帮你别好额前的乱发,没有看书也没有看你,目光远的好像在注视某个值得去欢笑的未来。


在那里,他的小姑娘没有被悲伤拥抱过,和他不一样。会在阳光可以暖洋洋的洒下来的地方睡午觉,醒来后迷迷糊糊的抱了一下他,对他说自己过得很开心。


“我已经得到了报酬。”


——————————————————————————————————

我相信这些全都是HE!尤其是方思明!难道这个结局不够温馨不够甜?绝对没问题的嗯嗯。


想要评论了啦!


【楚留香乙女】我早起来学校当然是为了谈恋爱啊!

现代校园paro,被宠爱的你。

内含【邱/蔡/方】

【邱居新的场合】

据说家里是开道观的,所以相当有钱。你仔细打量着,觉得比起道士,邱居新更适合做被供奉在神龛上的神仙。

长那么好看,没人跪可惜了。

身上有着檀香的味道,送过你好多,据说有安神宁心的功效。其他的你并不很清楚,可自习课你们坐在一起,你总是闻着闻着就睡着了,醒来时总是靠在他肩上。最近身上又多了甜甜的香味,这个你很明白,是每天都得帮你排半个小时队买面包的味道。

由于身份问题,在你眼中有着莫名奇妙的可靠感。对你来说是半夜睡不着会拉他起来一起去上厕所的好朋友。

但其实也有很不靠谱的时候。某天他拿着一本粉红色的少女杂志,用钻研奥数题的专注去看那上面的感情分析:血型配对你们是配的,生肖也很搭,就连身高都是最萌身高差,他越看越高兴,嘴角掀起小小的笑弧。

只是星座那里怎么样都对不上号,又都是无缘无分不可强求之类的讨人厌的话,邱居新只是简单的扫了扫,有点难过的想了想,就把那页给撕了。

在你去完老师办公室回来时,他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看到你就点点头,把那本杂志递给你,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截胳膊,灯光下白的晃眼。

“这里面的评测...很有我道门风范,你要好好的看。”

【蔡居诚的场合】

很好看的家伙,丰神俊朗,面如冠玉,如果愿意不装酷笑一笑连命都可以给他!按照气场来说,是现在流行的美貌小狼狗设定。但是...讨厌鬼讨厌鬼讨厌鬼!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坐你后桌,日常欺负你,是会在你睡着的时候往你背上贴乌龟的那种讨厌鬼,有事没事就拉你的马尾辫——这样子下去人家真的会秃的了啦混蛋!

为了改造一下蔡居诚,你给他推荐过好多校园恋爱剧,就是希望他开开窍,沉迷一下你的盛世美颜然后你再把他当备胎欺负——起码也要揪他30下马尾辫吧?

但在看完了那些后,欺负你欺负的更厉害了。在校园树洞墙上用【你才是点香阁花魁】的名字写:“为什么我都按照男主角做的去攻略她了,她还没喜欢上我呢?”

你连续给那个家伙举报了30次,安慰自己说不定蔡居诚也是这么想的,而不是单纯看你不爽。

其实也并不是完全的反派角色,你痛经的时候会抢你的保温杯去灌红糖水;趴在桌子上睡觉时偶尔心情好的话会给你披外套;回答不出问题向老师傻笑的时候会给你丢皱巴巴的纸条,虽然多半是错的然后你们两个一起在外面罚站......不,他的确是反派,完完全全的。

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时的天空是淡淡的金色和玫瑰红,有点说不出的缠绵又慵懒的意思。你一路踩着树荫旁的凸起走,蔡居诚一边笑你幼稚一边走你旁边怕你摔。

“你...”他出了声,又摇了摇头,到底是没说下去。今天的他有点不太对劲,脸颊上泛起的红类似于你每个星期都要应付几个的想给你表白的小学弟。

这个联想让你有点被吓到,晃动的幅度大了些。蔡居诚借着扶你的机会去抓你的手,你也乖乖让他牵了。他就笑了笑,一点都不甜,凶凶的,将落的寒日映他的眼睛里成了燎原大火。

“我不喜欢你...可能如果你撒撒娇会有那么一点,但总归是不喜欢的。”蔡居诚说着很冷淡的话,拉着你的手却一点都没松,明明你都好好地踩在平坦的地上了:“所以要做我女朋友,你得双倍的喜欢我才行。”

你觉得得给他点面子,就嗯了一下,很敷衍的一声,能感觉到牵着的手在颤。身旁的男孩子把脸别过去怕你看见,只露出红红的耳朵尖,另一边是有点傻气,但总归是少年意气风发的笑容。

蔡居诚一向有着不合时宜的高傲和藏得很好的自卑,是个难伺候的主。热情了觉得是趋炎附势,冷淡了嫌你又狗眼看人低,想要的太多又拥有的太少。可你只是一个简短的回应,他却觉得整个人生都已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方思明的场合】

漂亮的学长,据说演剧部【点香阁】的招牌方莹学姐和他有血缘关系,果然好看的人应该扎堆出现呀。

常驻图书馆的文学少年,歌德尼采王尔德读多了的结果就是难免有些偏激与愤世嫉俗,在大家眼里相当难打交道,其实是个好孩子。那么大的斗篷里面真的不会掏出一把血迹斑斑的撬棍,主要是帮你带的零食和准备投喂流浪猫的牛奶。

嘴上不说,其实对于可爱的东西相当有好感。比如校园草坪上的小狗,比如一起回家时路边摊上的猫耳发卡,比如会笑着去牵他的手的你。

和你一起被抓壮丁演过《莎乐美》,最后绝艳无垢的公主踩着一地月光与血泊,去吻你银盘上的头颅,羞怯又痴狂的问你唇上的究竟是血还是爱情的味道。

“我觉得是道具组的番茄酱的味道吧,甜甜的,我找他们要了好多,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呀。”回家的路上,你这么对他说着。

方思明在你身旁沉默了好久,近乎有点委屈的哦了一声,在你不明所以然的凑上去安慰的时候亲了你,没闭眼睛,很轻的碰了碰,嘴唇真的很软,比番茄酱还甜。

“是喜欢的。”他只是意有所指的说着。

——————————————————————————————————

想要评论!

[楚留香乙女]当他们向你告白

内含[邱/萧/方/郑]

[邱居新的场合]
很矜秀,很冷淡的少侠,不像冰,像一块暖不起来的昆山玉。并不疼,会让女孩子在夜里想的很委屈。

但委屈完了还是想他。

真的很温柔,对你来说,如果被他摸摸头的话会忍不住哭的。

“嗯。”在某个不明晰的时刻,对你的一句很平常的话表示同意,帮你拂去头上的雪花,用内力温暖你的手。

气氛很好,但没有亲你。心情也很好,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来,但没有说话。你们之间的沉默本身就是一首歌。

“我亦心悦你。”

[萧疏寒的场合]
高岭之花,这是你看到他时第一个想到的词语。

拥有太上忘情之类的很有距离感的形容,但最重要的是那只手持剑时真是好看,轻轻覆上你的手的时候也好看。

不经常笑,但和你在一起时心情都不错。很简单就好感度max了,也许是为了把难度补回来,很难对你告白。

你亲他的时候没有,受重伤了没有,哭的时候也没有,他为了你快死掉了也没有。你一度觉得萧疏寒可能是个风一样自由的不受拘束的白发摇滚boy

在你问起来的时候笑了一下,很浅的弧度,宛如雨后初霁。很轻的弹了你的额头,像对待不太懂事的小孩子。

眼睛很专心的看着你,你可以在那里面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你不是早已知晓我的心意?”

[方思明的场合]
反派气场max。将军说他眼神阴鸷不是善类,可你跑到他面前拉一拉就很听话的低下头,你分明从他眼睛里看见了一个很孤单很需要爱的笨小孩。

很自卑,虽然平常躺在床上的时候是你紧紧的扒着他,其实到了下半夜就会很不安的抱住你,想用力怕你跑但更怕你疼的那种。

在你哭的时候告白了,本意是让你停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到后面就很真情流露,说的眼尾都泛起了淡淡的红。慌张又绝望,像游乐园散场后一个人被丢在里面的小孩子。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他作恶多端,罪无可恕...是否也可以奢望去爱上谁,妄想被谁所爱呢?”

[郑居和的场合]
是个真正温柔的人,温润如玉的剑客,自持剑起无愧于自己与天地,感觉上类似话本里单相思女主并被全体读者单相思的男二号。

虽然本人及身边的人,都觉得那个邪恶值满的自己是反派角色,但在你看来其实差不多。

对你的好感度都是满的,最大的区别可能是你哭的时候,一个会认认真真弯腰听你抱怨,一个会欺负你让你哭的更厉害然后亲你。

“如此。”兢兢业业的日常充当你的知心听众,带着剑茧的手指轻轻擦去你嘴角的糕点渣。

郑居和没笑,明明只要说好你对他撒娇就会笑的。他的眼睛里有些举棋不定的忐忑,但仍是暖的,是他初次在山巅牵起你的手那种感觉。

全世界都结冰了,只有他是温柔的。

“你可否...考虑一下在下?”

————————————————————————————————哈哈哈人家终于进楚留香的坑啦!想要评论!

剑圣小姐为什么不可以谈恋爱?

【二少爷有点呆的小女朋友用一支竹扫把斩断了数十米高的废弃大楼。】

二少爷一直觉得自己新交的小女朋友有点呆。

他喜欢你简直不得了。见到你的第一个小时就打电话去分了手,预备了两个星期准备好浪漫的初遇,带你介绍给所有朋友,你生日那天包下最显眼的那块大荧幕滚动播放辛辛苦苦写的告白,最近还准备叫上最好的导演去拍一个专门讲你到底有多可爱的电影,最低要求是拿奥斯卡的那种。

总之二少爷花钱花的非常希望你能在喜欢享受的时候顺便喜欢一下他。嗯,反正他有钱。

但是你把二少爷当很普通的男朋友,牵手ok,接吻就有点敷衍,如果要做的话......不行不行,你看起来完全是那种二少爷以前不怎么来电的乖乖女类型,而他喜欢你,所以决定乖乖地等结婚。最值得欣慰的是有时候会像猫一样窝他怀里,但大多数时候,你都是离他远远的发呆的。

上课的时候眼睛没什么感觉的看着黑板,没被他接送的话,总是会坐着公交车既不玩手机也不睡觉却能开到终点站,他也是在一个午后的大榕树上——天知道你是怎么爬上去的!找到了你,于是就彻底沦陷了。

讲真的,二少爷真的查过你到底有没有一个念念不忘的,眼瞎但幸好他眼瞎喜欢上一个白莲花的,和你分手出国的前男友。

不过事实证明你的确只是单纯的呆。

幸好你还是很可爱的,有人对你说话的时候会认认真真的听,眼睛一眨不眨的专注到有点傻气。不是很娇气,如果做错了事情就会乖乖道歉并且补救。接吻的时候不是很习惯闭眼,因为想好好看看他...真的,听到这理由的时候二少爷手一松,手机就直接砸他鼻梁上了,他连痛都不叫,啊啊啊的像个女高中生一样抱着你的抱枕在床上滚来滚去,给你回的短信里还特别少女的用了好多颜表情。

啧,说好的浪荡又有魅力的美少年呢?

他一直都想保护你,并且真的把你当童话里的小公主一样养。直到上个星期天,他第34次被绑架。

二少爷伸出手让西装男绑的顺利一点,看着你慢慢的走开,心里为你懂保护自己欣慰了一下,钱当然可以再赚女朋友掉了一根头发那到底要怎么办???

然后你慢慢的拿起掉在地上的竹扫把,慢慢的站直身子,慢慢的摆了一个怪怪的但你做就特别可爱的动作,讲真,有点像少年漫画里的放大招蓄力。

然后二少爷看到了一束光,明亮的简直像一抹笑,一个念头,一场梦。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洲。

二少爷有点呆的小女朋友用一支竹扫把斩断了数十米高的废弃大楼。

………………………………………………………………………………………………
讲道理我一点都不想给原创人物起名字,好像那样我们就有了羁绊,我有义务去让他变的完全,像一个真正的人类。

所以这是一篇非常假的小说,灵感来源于在台湾吃茶叶蛋w

想要评论

【恋与蜘蛛侠】【微r】三流小说

全文共3k字,内含一定程度的h暗示,ons,但是没有直接的h,不喜误入。

可以接受的话↓↓↓


1.

说来惭愧,我们已经很尽力不落俗套的把故事放在一个无人打扰的三流酒吧,女主角定为用幼小比贫瘠更适合形容的你,不是很想谈恋爱所以不准备台词,但故事的开始,还是和大多数好莱坞卖不出去的电影一样,是他惊扰了你。


2.

真的是字面意思的惊扰。我们勇敢的蜘蛛侠先生为了打探情报或者找找乐子之类的理由进了这个酒吧,真的是又破酒又难喝,连酒吧最需要的狂乱又淫靡的气氛都没有。不吵也不安静,时不时会传来耗子跑过一样淅淅索索的窃窃私语,从暗中时不时会现出一双鬃狗一样市侩到凶狠的眼睛,简直像是在拍鬼片。


然后他想了想,决定放弃不知道掺了木头渣还是什么刺的要命的啤酒,乖乖的逊到爆的点了杯牛奶,在小小的骚动的哂笑中呷了一口——味道其实很不错。


然后peter找到一个很角落的小沙发坐下,于是触发了【你惊扰了witch!】这个事件,他听到没什么精神的,抱怨的似乎还有点不情愿的小声叹息,简直像是被从梦中摇醒的猫,背后有冰凉柔软的物体划过,一转头,对上了一双湿润的,在黑暗中几乎泛着微光的眼睛。



微博版:点我

石墨:点我


————————————————————————————————

在此感谢《娱乐星工场》和《venusblood》!由此来的创作灵感与创作动力!因为完全是自嗨向文章所以并不对热度抱有期待,希望能有人跟我开开心心的聊一下剧情啊!


也就是说,想要评论。


【恋与漫威】【R】我觉得这种地方并不适合h!

糟糕物有,羞耻play有,喜欢和情欲有,在各种各样的地方扩展h地图的故事。


【蜘蛛侠的场合】(摩天轮)

“我的星星。”

微博版:点我


【钢铁侠的场合】(实验室)

“实验第二阶段——测试持久度。努力点,我的天使。”

微博版:点我


【小绿魔的场合】(病房)

“让我再抱一会吧。”

微博版:点我


想要评论!

【恋与漫威】【微R】超级英雄h研究报告

性暗示有,标题本身就很糟糕了吧...因为“你”是相当强大的孩子,可能会涉及囚禁捆绑等过激玩法,但不造成身体及心理伤害,请不要套用现实。

内含【蜘蛛侠/钢铁侠/洛基】

如果可以的话↓↓↓


【蜘蛛侠的场合】

平常会很乖,但是衣服脱到一半就会开始戏弄人的坏小孩


第一次是以成年礼的形式大放送,本来想告白的,看到开开心心用绸带往手上打蝴蝶结的你有点呆。“总之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这是对外说法,实际上两个人红着脸做完准备工作后就完蛋了,不得不一起缩在被子里上网查资料。


那个时候明明硬邦邦热乎乎的,却还是得冷静下来像看说明书一样继续动作,稍微鼓起的脸颊和眼里不自觉蓄的一小汪泪水可爱死了。


但没有必要同情他,从此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最近经常干的事是按照你写的小黄文一步一步来,并且需要让你读出来...变态吗?变态啊。


本质上还是那个温柔又笨拙的孩子,因为是新手所以闹出过超级多的笑话。真的用尺子量过,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总是爱的很多,鉴于你一开始喜欢蜘蛛侠比他多甚至设置过用蜘蛛侠ntr的神奇剧本,发挥优等生专长,每回学到新玩法就会在你身上做些要命的小实验......种种种种会被你用力踢并且骂变态的行为。


不过你不喜欢就不做,嗯,因为是因为喜欢你才想要一起做开心的事的呀。


“来来来今天的剧情是你最喜欢的公主和骑士!啊不要再提醒我[要成为王子殿下peter你还差的远]这件事了啦毕竟最喜欢你的还是我啊...咳咳...那,我要读了哦!这句话可是我自己写的来着——请赏赐给我一个不眠的狂欢夜吧?坏心眼的little princess”


【钢铁侠的场合】

讲求气氛与情调的,一扫平日懒散,努力过头的家伙。


第一次应该有的是装满香槟的游泳池,铺满玫瑰花瓣的天鹅绒,闪闪亮亮的宝石,和缀满爱意的焦糖色眼眸。


老实说因为经验丰富表示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爽!为此不得不好几次哄着你继续,其实私底下出现了好几次【“sir,你的心率过快了,请问是否需要停下进行治疗?”“闭嘴贾维斯!”】这样的对话。笨蛋吗?笨蛋呢。


中年人体力不好,尤其遇上的还是作为邪神幼体的你,第一次被你拉着做了76次,虽然有好好补充精力,不过第二天你起床后还是开开心心的守护他的睡颜一整天。


顺带一提,虽然平常是相当不积口德又自我中心的花花公子,绅士起来却真的很有教养像是王子殿下,穿上盔甲的样子帅到爆炸,但把眼睛闭上的时候,看起来很脆弱呢...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这样的感觉,然后守护了你和世界。


前戏能做半个小时的了不得的家伙,关于地点之类的相当挑剔。但其实次数并不频繁,比起那个更喜欢抱着你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但是不管在哪里只要来个伸舌头的kiss就会有反应,果然还是很渴求你的身体的吧?


道具啊体位啊懂得多得不得了,但是敏感带是手指是什么设定?纯情过头了呀——其实只是因为第一次告白也好,去面对灭霸也好,你们都是像小孩子去郊游一样开开心心的牵着手的。


“好了...再放松一点...乖女孩,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loki的场合】

“哈哈哈哈不是说邪神吗怎么比我小学的时候还纯啊白痴Loki”本人语,之后被用力用权杖敲了头并且断了零食,但完全没有得到教训就是了。


第一次的起因是你被下了药,天知道为什么他们觉得用那种东西就可以操控一个怪物,总之杀了人光着脚裙子也好脏的可怜兮兮的站在废墟里面,然后被赶过来的洛基提回去了。


其实本人是个连自我安慰都没试过的纯真男,但还是强行做出一副不怂的样子。用当初为了攻略你学的“小妖精”“你在点火”之类的词语继续,因为你太过热情所以差点被坐断大腿骨,与其说是煽情不如说是搞笑的经历,从此对于地球人的评价稍微上升。


“真是不可思议...竟然每天每天的都在做着这么危险的事吗?”


其实那之后展开了正确的方式,刚开始吃肉所以相当欲罢不能,处男等级是看到你穿着露了大腿的短裤会一边嘲笑一边脸红的程度,按理来说应该是没羞没臊酒池肉林的生活。但堂堂邪神,阿斯加德的下一任王会干出求欢这种事吗?大声告诉我!


当然是会的啊w


本人依旧是一副对你那贫瘠的身体不屑一顾的样子,其实也会一边看着三个小时不翻一页的书一边相当漫不经心的伸出权杖去拦你的路,从这点上看和吸引喜欢女生注意力的小学生并无区别。被拒绝太多次就会相当强硬的把你抱起来,但真的不想就认认真真的说我不要好了,他会相当轻的把你放下来,然后把头转到一边,没什么表情不过总觉得超级委屈的“哦”的。


虽然大多时候扮演反派角色,不过本质上还是能够温柔对待你的好家伙呢。


对于道具体位一窍不通,像探究魔法知识一样保持相当奇怪敬畏心与好奇心,“和我一起去试验新方法。”这种话到底是要怎样才能那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啊?因为不会怀孕所以不会戴套,本人其实相当喜欢全部弄到你身体里来表达所有权,不是把你当成物体的意思哦?他只是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安全感不太够就是了。


“你今天情绪相当高涨啊...嗯,那种事情也就是勉强不无趣的程度而已,不过如果你想要的话陪一下你也不是不行...是说我...也许,有点想亲你吧”


——————————————————————————————___

想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