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乙女】难赋深情

你还是没能爱上他们。


内含【蔡/郑/方】

 

【蔡居诚的场合】

小心翼翼借着酒意才敢给你的玉佩被同样小心翼翼的还了回去。你难得没有撒娇,作为拒绝人的那个反而哭的喘不过气。


“哭什么。”蔡居诚依旧是矜傲的样子,这件事对他是没什么影响的:“没有半点样子。”


最后还是一起举杯畅聊了,用很聪明的办法让你笑了起来。自己也笑了,有些轻浮的样子,懒洋洋的去转你的酒杯,眼睛里烧着白夜的焰火


“莫非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不成,蠢。”


你终于很放心的走了,临走前还好好地教训了一下随便乱开玩笑的家伙,完全没有想过那个自傲又自卑,近乎已经开始懦弱的不敢付出丁点感情的人怎么会在这种事上戏弄你。


“分明是我的不对,没能早点变成更好的人,害她那么难过。”


【郑居和】

温柔又聪慧的人。可惜慧极必伤,如果稍微愚蠢一些少年意气一些,就可以鲁莽得让人羡慕的去牵你的手,和你一起傻傻的大中午坐在树上听着蝉叫等星星了。


非常真心诚意的祝福了你,像很好很好的前辈一样去警告你喜欢的男孩子。虽然向他撒娇的时候还是会夸奖你,也依旧会在有点多愁善感的晚上点起灯一遍遍的翻你给他写的信。但在心里默默地把自己的位置调的远了一点,因为不希望你困扰。


“所以说!大哥哥你果然是喜欢那个姐姐的吧?为什么不告诉她?”和你一起去照顾小孩子,结果你抢了他们的玩具跑掉了,只好在背后给你善后,却听到了这样的问题。


确认你不在这里,才答应那句话。抿着嘴唇笑起来,眼睛柔成一汪春水,并不难过,极轻的开口。


“因为她在笑啊。”


【方思明】

你今天在哭。


是方思明让你出来的,还是那个风吹的好像一张口身体就会被寒意填满的河畔,大口大口的灌着劣质的烧刀子,他席地而坐,却无半分落魄气,还是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不过你哭了。


既不是楚楚可怜也没有声嘶力竭,你只是近乎有点无聊的望着河水打着卷吹走浮木,漂亮的眼睛红起来,簌簌的流着泪。很普通,是那种喜欢你的人会心疼,不喜欢你的人就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样子。


方思明没有理你,酒灌的比水还凶,眼睛却是难过的。这和他自己没什么关系,他不哭的,也不喜欢别人哭,因为他那么做过也被残酷对待了。但你...他想去牵你的手。


“我们没有吵架哦。”你提前说明,身体向前倾,又强调了一下:“我最近也没有出轨,我开始学着认真对待一个人了。”


方思明怔了一下,还是应了你一声。你靠的近,他闻得到你身上甜甜的味道,和你会在下午笑嘻嘻的捎给他的团子一样。


他突然就有些渴。


方思明是那种色调浅淡的人,许是为了般配,没什么激烈的悲喜。可只伸出一截艳红的舌尖,慢慢的舔过嘴唇,就难免有些淫靡。


你有点被诱惑到,花了点精力控制自己身体的冲动,认真地想了想,决定吻上去。


其实没有什么感觉的,心跳的停不下来啊或者身体轻飘飘的之类的。除了“他的嘴唇真软啊”这种小学生作文式想法,这是你们在一起的一个月里你做过的第67次尝试,很遗憾又失败了。


你发现比起一个缠绵的吻,你更希望他温柔的摸摸你的头——以知己的立场,不是备胎哦!


这个发现太伤人心了,你重新开始哭,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睡着了,起来的时候睡在很大很软花纹很好看的床上。方思明坐在床边翻着一本书,光照着他的侧脸很好看,有了点温暖的味道,是可以接近的。


“对不起啊。”你真心诚意的说着。


“有什么相干。”方思明已经卸了手甲,玉一样的手指帮你别好额前的乱发,没有看书也没有看你,目光远的好像在注视某个值得去欢笑的未来。


在那里,他的小姑娘没有被悲伤拥抱过,和他不一样。会在阳光可以暖洋洋的洒下来的地方睡午觉,醒来后迷迷糊糊的抱了一下他,对他说自己过得很开心。


“我已经得到了报酬。”


——————————————————————————————————

我相信这些全都是HE!尤其是方思明!难道这个结局不够温馨不够甜?绝对没问题的嗯嗯。


想要评论了啦!


【楚留香乙女】我早起来学校当然是为了谈恋爱啊!

现代校园paro,被宠爱的你。

内含【邱/蔡/方】

【邱居新的场合】

据说家里是开道观的,所以相当有钱。你仔细打量着,觉得比起道士,邱居新更适合做被供奉在神龛上的神仙。

长那么好看,没人跪可惜了。

身上有着檀香的味道,送过你好多,据说有安神宁心的功效。其他的你并不很清楚,可自习课你们坐在一起,你总是闻着闻着就睡着了,醒来时总是靠在他肩上。最近身上又多了甜甜的香味,这个你很明白,是每天都得帮你排半个小时队买面包的味道。

由于身份问题,在你眼中有着莫名奇妙的可靠感。对你来说是半夜睡不着会拉他起来一起去上厕所的好朋友。

但其实也有很不靠谱的时候。某天他拿着一本粉红色的少女杂志,用钻研奥数题的专注去看那上面的感情分析:血型配对你们是配的,生肖也很搭,就连身高都是最萌身高差,他越看越高兴,嘴角掀起小小的笑弧。

只是星座那里怎么样都对不上号,又都是无缘无分不可强求之类的讨人厌的话,邱居新只是简单的扫了扫,有点难过的想了想,就把那页给撕了。

在你去完老师办公室回来时,他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看到你就点点头,把那本杂志递给你,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截胳膊,灯光下白的晃眼。

“这里面的评测...很有我道门风范,你要好好的看。”

【蔡居诚的场合】

很好看的家伙,丰神俊朗,面如冠玉,如果愿意不装酷笑一笑连命都可以给他!按照气场来说,是现在流行的美貌小狼狗设定。但是...讨厌鬼讨厌鬼讨厌鬼!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坐你后桌,日常欺负你,是会在你睡着的时候往你背上贴乌龟的那种讨厌鬼,有事没事就拉你的马尾辫——这样子下去人家真的会秃的了啦混蛋!

为了改造一下蔡居诚,你给他推荐过好多校园恋爱剧,就是希望他开开窍,沉迷一下你的盛世美颜然后你再把他当备胎欺负——起码也要揪他30下马尾辫吧?

但在看完了那些后,欺负你欺负的更厉害了。在校园树洞墙上用【你才是点香阁花魁】的名字写:“为什么我都按照男主角做的去攻略她了,她还没喜欢上我呢?”

你连续给那个家伙举报了30次,安慰自己说不定蔡居诚也是这么想的,而不是单纯看你不爽。

其实也并不是完全的反派角色,你痛经的时候会抢你的保温杯去灌红糖水;趴在桌子上睡觉时偶尔心情好的话会给你披外套;回答不出问题向老师傻笑的时候会给你丢皱巴巴的纸条,虽然多半是错的然后你们两个一起在外面罚站......不,他的确是反派,完完全全的。

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时的天空是淡淡的金色和玫瑰红,有点说不出的缠绵又慵懒的意思。你一路踩着树荫旁的凸起走,蔡居诚一边笑你幼稚一边走你旁边怕你摔。

“你...”他出了声,又摇了摇头,到底是没说下去。今天的他有点不太对劲,脸颊上泛起的红类似于你每个星期都要应付几个的想给你表白的小学弟。

这个联想让你有点被吓到,晃动的幅度大了些。蔡居诚借着扶你的机会去抓你的手,你也乖乖让他牵了。他就笑了笑,一点都不甜,凶凶的,将落的寒日映他的眼睛里成了燎原大火。

“我不喜欢你...可能如果你撒撒娇会有那么一点,但总归是不喜欢的。”蔡居诚说着很冷淡的话,拉着你的手却一点都没松,明明你都好好地踩在平坦的地上了:“所以要做我女朋友,你得双倍的喜欢我才行。”

你觉得得给他点面子,就嗯了一下,很敷衍的一声,能感觉到牵着的手在颤。身旁的男孩子把脸别过去怕你看见,只露出红红的耳朵尖,另一边是有点傻气,但总归是少年意气风发的笑容。

蔡居诚一向有着不合时宜的高傲和藏得很好的自卑,是个难伺候的主。热情了觉得是趋炎附势,冷淡了嫌你又狗眼看人低,想要的太多又拥有的太少。可你只是一个简短的回应,他却觉得整个人生都已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方思明的场合】

漂亮的学长,据说演剧部【点香阁】的招牌方莹学姐和他有血缘关系,果然好看的人应该扎堆出现呀。

常驻图书馆的文学少年,歌德尼采王尔德读多了的结果就是难免有些偏激与愤世嫉俗,在大家眼里相当难打交道,其实是个好孩子。那么大的斗篷里面真的不会掏出一把血迹斑斑的撬棍,主要是帮你带的零食和准备投喂流浪猫的牛奶。

嘴上不说,其实对于可爱的东西相当有好感。比如校园草坪上的小狗,比如一起回家时路边摊上的猫耳发卡,比如会笑着去牵他的手的你。

和你一起被抓壮丁演过《莎乐美》,最后绝艳无垢的公主踩着一地月光与血泊,去吻你银盘上的头颅,羞怯又痴狂的问你唇上的究竟是血还是爱情的味道。

“我觉得是道具组的番茄酱的味道吧,甜甜的,我找他们要了好多,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呀。”回家的路上,你这么对他说着。

方思明在你身旁沉默了好久,近乎有点委屈的哦了一声,在你不明所以然的凑上去安慰的时候亲了你,没闭眼睛,很轻的碰了碰,嘴唇真的很软,比番茄酱还甜。

“是喜欢的。”他只是意有所指的说着。

——————————————————————————————————

想要评论!

我今天就是要和蔡居诚喝交杯酒!!!

“来的这么勤,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在某个非常平常的午后,蔡居诚不经意的问你,一手把着酒杯,少见的有点调笑的语气。

于是这就不是某个非常平常的午后了。他平常不这样子的,总是竖着尖锐的刺,傲慢是真的,刻薄也是真的。任凭你温言软语语笑嫣然,来青楼的人把青楼里姑娘的姿态学了个遍,他都只是冷哼一声,并不搭理你,直到很后面很后面,才愿意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你几下。

他一定是很醉很醉了,冷嘲热讽也说的少了,换做平常,你应该接着话头,一个劲的和他说话,喋喋不休的样子像花丛里的蜂鸟,然后被他不耐烦的扔出去,满不在乎的笑一笑,继续去赚下次光顾的费用。

可你的声音戛然而止,张了张嘴想要接着说点什么,却又只是闷着头喝酒。

这真的很明显啦,对不对?

可如果你真的说出了点什么,蔡居诚大抵也是不愿意听的,所以他也喝酒,清亮的眸子氤氲了雾气,但还是模糊的映着你的身影。

你突然更加不好意思了,呼吸乱了,往常的锐气也全变作一汪春水,你极小声的说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却又在凳子上黏的死死的,看他。

人家醉了是烂醉如泥,蔡居诚就是醉玉颓山,你觉得不可以再待下去了,就急匆匆的迈着步子要出门,手都握上门把了,却还是被他一句“回来”给乖乖的唤住了步伐。

蔡居诚拉过你的手给他喂酒,自己也把酒杯抵到你嘴边,你傻傻的不懂要干什么,他纤细带着剑茧的手指就撬开齿关,生生把酒灌进去。

他看着你,明明身处风尘之地,却依旧是霞姿月韵,恍惚间你又看到了以前武当的蔡师兄,被众人簇拥着向你走来,一派少年意气,自负傲青云。

“傻子。”你听他这么说着,极清浅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