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乙女】难赋深情

你还是没能爱上他们。


内含【蔡/郑/方】

 

【蔡居诚的场合】

小心翼翼借着酒意才敢给你的玉佩被同样小心翼翼的还了回去。你难得没有撒娇,作为拒绝人的那个反而哭的喘不过气。


“哭什么。”蔡居诚依旧是矜傲的样子,这件事对他是没什么影响的:“没有半点样子。”


最后还是一起举杯畅聊了,用很聪明的办法让你笑了起来。自己也笑了,有些轻浮的样子,懒洋洋的去转你的酒杯,眼睛里烧着白夜的焰火


“莫非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不成,蠢。”


你终于很放心的走了,临走前还好好地教训了一下随便乱开玩笑的家伙,完全没有想过那个自傲又自卑,近乎已经开始懦弱的不敢付出丁点感情的人怎么会在这种事上戏弄你。


“分明是我的不对,没能早点变成更好的人,害她那么难过。”


【郑居和】

温柔又聪慧的人。可惜慧极必伤,如果稍微愚蠢一些少年意气一些,就可以鲁莽得让人羡慕的去牵你的手,和你一起傻傻的大中午坐在树上听着蝉叫等星星了。


非常真心诚意的祝福了你,像很好很好的前辈一样去警告你喜欢的男孩子。虽然向他撒娇的时候还是会夸奖你,也依旧会在有点多愁善感的晚上点起灯一遍遍的翻你给他写的信。但在心里默默地把自己的位置调的远了一点,因为不希望你困扰。


“所以说!大哥哥你果然是喜欢那个姐姐的吧?为什么不告诉她?”和你一起去照顾小孩子,结果你抢了他们的玩具跑掉了,只好在背后给你善后,却听到了这样的问题。


确认你不在这里,才答应那句话。抿着嘴唇笑起来,眼睛柔成一汪春水,并不难过,极轻的开口。


“因为她在笑啊。”


【方思明】

你今天在哭。


是方思明让你出来的,还是那个风吹的好像一张口身体就会被寒意填满的河畔,大口大口的灌着劣质的烧刀子,他席地而坐,却无半分落魄气,还是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不过你哭了。


既不是楚楚可怜也没有声嘶力竭,你只是近乎有点无聊的望着河水打着卷吹走浮木,漂亮的眼睛红起来,簌簌的流着泪。很普通,是那种喜欢你的人会心疼,不喜欢你的人就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样子。


方思明没有理你,酒灌的比水还凶,眼睛却是难过的。这和他自己没什么关系,他不哭的,也不喜欢别人哭,因为他那么做过也被残酷对待了。但你...他想去牵你的手。


“我们没有吵架哦。”你提前说明,身体向前倾,又强调了一下:“我最近也没有出轨,我开始学着认真对待一个人了。”


方思明怔了一下,还是应了你一声。你靠的近,他闻得到你身上甜甜的味道,和你会在下午笑嘻嘻的捎给他的团子一样。


他突然就有些渴。


方思明是那种色调浅淡的人,许是为了般配,没什么激烈的悲喜。可只伸出一截艳红的舌尖,慢慢的舔过嘴唇,就难免有些淫靡。


你有点被诱惑到,花了点精力控制自己身体的冲动,认真地想了想,决定吻上去。


其实没有什么感觉的,心跳的停不下来啊或者身体轻飘飘的之类的。除了“他的嘴唇真软啊”这种小学生作文式想法,这是你们在一起的一个月里你做过的第67次尝试,很遗憾又失败了。


你发现比起一个缠绵的吻,你更希望他温柔的摸摸你的头——以知己的立场,不是备胎哦!


这个发现太伤人心了,你重新开始哭,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睡着了,起来的时候睡在很大很软花纹很好看的床上。方思明坐在床边翻着一本书,光照着他的侧脸很好看,有了点温暖的味道,是可以接近的。


“对不起啊。”你真心诚意的说着。


“有什么相干。”方思明已经卸了手甲,玉一样的手指帮你别好额前的乱发,没有看书也没有看你,目光远的好像在注视某个值得去欢笑的未来。


在那里,他的小姑娘没有被悲伤拥抱过,和他不一样。会在阳光可以暖洋洋的洒下来的地方睡午觉,醒来后迷迷糊糊的抱了一下他,对他说自己过得很开心。


“我已经得到了报酬。”


——————————————————————————————————

我相信这些全都是HE!尤其是方思明!难道这个结局不够温馨不够甜?绝对没问题的嗯嗯。


想要评论了啦!


[楚留香乙女]当他们向你告白

内含[邱/萧/方/郑]

[邱居新的场合]
很矜秀,很冷淡的少侠,不像冰,像一块暖不起来的昆山玉。并不疼,会让女孩子在夜里想的很委屈。

但委屈完了还是想他。

真的很温柔,对你来说,如果被他摸摸头的话会忍不住哭的。

“嗯。”在某个不明晰的时刻,对你的一句很平常的话表示同意,帮你拂去头上的雪花,用内力温暖你的手。

气氛很好,但没有亲你。心情也很好,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来,但没有说话。你们之间的沉默本身就是一首歌。

“我亦心悦你。”

[萧疏寒的场合]
高岭之花,这是你看到他时第一个想到的词语。

拥有太上忘情之类的很有距离感的形容,但最重要的是那只手持剑时真是好看,轻轻覆上你的手的时候也好看。

不经常笑,但和你在一起时心情都不错。很简单就好感度max了,也许是为了把难度补回来,很难对你告白。

你亲他的时候没有,受重伤了没有,哭的时候也没有,他为了你快死掉了也没有。你一度觉得萧疏寒可能是个风一样自由的不受拘束的白发摇滚boy

在你问起来的时候笑了一下,很浅的弧度,宛如雨后初霁。很轻的弹了你的额头,像对待不太懂事的小孩子。

眼睛很专心的看着你,你可以在那里面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你不是早已知晓我的心意?”

[方思明的场合]
反派气场max。将军说他眼神阴鸷不是善类,可你跑到他面前拉一拉就很听话的低下头,你分明从他眼睛里看见了一个很孤单很需要爱的笨小孩。

很自卑,虽然平常躺在床上的时候是你紧紧的扒着他,其实到了下半夜就会很不安的抱住你,想用力怕你跑但更怕你疼的那种。

在你哭的时候告白了,本意是让你停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到后面就很真情流露,说的眼尾都泛起了淡淡的红。慌张又绝望,像游乐园散场后一个人被丢在里面的小孩子。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他作恶多端,罪无可恕...是否也可以奢望去爱上谁,妄想被谁所爱呢?”

[郑居和的场合]
是个真正温柔的人,温润如玉的剑客,自持剑起无愧于自己与天地,感觉上类似话本里单相思女主并被全体读者单相思的男二号。

虽然本人及身边的人,都觉得那个邪恶值满的自己是反派角色,但在你看来其实差不多。

对你的好感度都是满的,最大的区别可能是你哭的时候,一个会认认真真弯腰听你抱怨,一个会欺负你让你哭的更厉害然后亲你。

“如此。”兢兢业业的日常充当你的知心听众,带着剑茧的手指轻轻擦去你嘴角的糕点渣。

郑居和没笑,明明只要说好你对他撒娇就会笑的。他的眼睛里有些举棋不定的忐忑,但仍是暖的,是他初次在山巅牵起你的手那种感觉。

全世界都结冰了,只有他是温柔的。

“你可否...考虑一下在下?”

————————————————————————————————哈哈哈人家终于进楚留香的坑啦!想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