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分手的场合

数学课上的脑洞,虽然说是刀不过因为人家并不擅长发玻璃渣所以应该不会很虐吧?

是在某一次出去约会的时候,被你用非常平常的语气提出来的。

月永leo愣了一下就答应了,两个人正常的吃着东西,最后还是像以前一样送你回家。

之前冷战了整整一个月,这回的约会是你提出的,认为是和好的契机所以很开心的来了,并且耗了整整一个下午在各种打扮上面…早知道还不如呆在家里。

路上没说什么,和以前的手牵手不一样,这回走在你前面,只能看到没什么表情的侧脸,两个人都没想过刚刚分手现在还呆在一起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家里没有人,你进房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锁门,然后靠在门边哭的跟个傻子一样,妆全花在脸上了,黏黏的很难受,不过不想管。

月永leo倒是没你那么没出息,只是安静的倚在门边发呆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在你醒之前走了,顺手把口袋里的丝绒盒子丢进了垃圾桶。

已经永远送不出去的东西,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分手后会尽量的错开时间表,不是很想见到对方,但如果真的碰见了也会正常的打个招呼,只是和以前一样一聊就是一整天就再也没有过了。

除此之外日子依旧是该过过,好像这件事对你们两个人来说都只是一个[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失败的初恋]一样。

只是还有一点,两个人都开始讨厌起了诸如[永远]之类的词语,会让人觉得当初…包括现在仍旧相信这一点的自己像个笨蛋一样。

情侣之前的最后一点共同点就是确信自己再也不会爱上什么人了,直到现在仍旧纠缠着的痛苦,双方都没有增加的打算。

我依然爱你哦,这句话大概永远也说不出口吧。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今天的女仆小姐依旧在苦恼着

苏苏苏 ooc

理由还用说吗...我单更以上不都是因为小牛顿吗?因为日服新leo真的好帅啊...也这样那样的和牛顿感慨了,然后提出意向了之后在她的鼓励下就写了。

异界设定...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的leo异界?

你很苦恼,啊,当然不是因为那些来找麻烦的官员,你已经成功的用魔法让那群脑子里没有什么东西的猪安静了,也不是因为不停前来刺杀的暗杀者,那种连食人魔都打不过的家伙你动动手指就可以杀掉,更不是因为仰慕着勇者大人而前来的崇拜者,随便用点技巧就可以驱散。

让你苦恼的是...同时给你带来上述三件麻烦事的麻烦的本体,对,就是已经下午两点了还在赖床的那位。

“请您快点醒来吧。”你把手放在胸前,真心的祈愿着。

“喂喂!杏你怎么一副我已经死了的样子!”床上的大白茧蠕动了一下,传来不满的声音。

“啊,那当然是因为已经是下午,leo大人却依旧在梦境中,我真的非常怀疑您是否因为与魔王的交锋身受重伤,现在行走在现实与死亡的边缘。”

“谁规定过下午就不可以睡觉了吗?如果有,就把它找出来给我看啊。”这么说着的月永leo,让你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总而言之...leo大人作为勇者,怎么可以如此怠惰。”

“反正杏很能干嘛~”月永leo用着一如既往的随意语气说着。

“如果和您对比,那么的确是的,因为自从打败了魔王后,您所做出的最突出的功绩,就是为我增加了可以堆到天花板的情报...当然,全都是针对您的不利信息。”你面无表情。

“啊哈哈是吗?”他熟练的装着傻。

“不得不说不愧是勇者,在拥有着最顶级的魔力与天赋的同时,您被讨厌的能力也是最顶级的呢。”

“诶?”大白茧终于破开了一个口子,月永leo从里面伸出头,他的头发睡的乱乱的,有几撮还翘起来了,他用那种带点小邪气的表情对你笑:“那小杏也讨厌我吗?”

“......”你沉默了三秒钟,眼神里的意味差不多就是【对啊没错】【这个人终于也有一些自知之明了】,但考虑到对方的自尊,最后出口的话语是:“如果您现在愿意起床,我一定会爱上您的。”

“那——就没办法了呐,小杏还真是擅长抓别人的弱点呢。”月永leo感慨着,用完全想象不出刚刚还要死要活的利索劲爬出被窝,一个清洁魔法刷下去,就又变成了那个无论何时都高洁的勇者殿下。

可下一秒伪装就全部破碎,他撒娇一样的靠过来,脸埋在你肩膀处:“唔...我果然不太喜欢起床,要抱抱。”

“您也稍微注重一下形象吧...我当初可没想到誓死追随的勇者殿下会是这个样子啊。”

“我也不知道以前一直【我最喜欢leo大人了!】【leo大人刚刚的样子非常帅气!】的杏酱是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哦。”月永leo本人似乎比你还委屈,尤其是在你用全力往他脑袋上砸了一下之后。

顺带一提,以前年少不懂事的时候,你还和红龙肉搏过呢。

“杏你干什么啦!”月永leo泪眼汪汪的瞪着你。

“请不要随意谈论淑女的过去,我只是希望能够作为一个不成器的女仆教导主人这一点。”你面无表情的把他推开,弯下腰开始帮他解扣子:“今天想穿哪一套呢?”

“嗯...金色的。”

“好的。”

“因为杏以前说我穿金色比较帅气嘛~”

“...都说了那是年少不懂事。”

就算这么说着,整个脸都红了的杏

今天的勇者大人依旧在撩妹,女仆小姐依旧在苦恼着。

啊...这对什么时候能去结婚啊。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迟来的生日礼物

那啥...昨天发生了些事耽搁了。

本来想写刀的,可是牛顿有点在意的样子,于是开始发糖。

苏苏苏,ooc,慎入


月永leo很在意。


非常,非常在意。


昨天是他的生日,好吧他其实一直不太在意这个,但是姑且【是不是能受到小杏的特别照顾呢?】也是有这样子的想法的。


但是啊...昨天只是得到了她的机器仆人转交的一个精美礼盒,还是本人的会在外面加没有什么意义的金属的风格,也听到了之前的语音。


“生日快乐,leo酱,这个是对于你能够让我快乐的回报。”


小杏的语调很平静,和平常一样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的,轻飘飘的没睡醒一样的声音,但是月永leo一直都很喜欢,甚至还专门做过【一定要用这种声线才能唱出来】的曲子,可是...


这就没了。


就没了?!


好歹月永leo也已经和你交往了吧?就算除了牵手和亲亲脸颊之外什么都没有干,说出去简直要被怀疑到底行不行,但也已经交往了吧?


怎么濑名和新来的他们生日的时候都有精心准备的礼物和认真的祝福,他这里就是这个样子啊!


knights的国王现在很不冷静,简直想要处死几个骑士。


“唔——小杏太过分啦!”月永leo看了一眼日期,确定今天真的是生日的第二天,又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是说成晚上也没问题的时间了,便坐在地上发起脾气来。


“真是的!为什么今天是星期六啊!”


如果是平常的话,大可以堵在教室门口把你劫走,数落好一阵子依靠撒娇签下一大堆不平等条约,比如【每天都要给我带便当】【周末要陪我一起出去找灵感】之类的,可是现在是假期。


消失整整两天也可以的双休日哦www


好气哦,月永leo现在真的好气哦,可他还是站了起来,小心地把杏送给他的礼物从最起眼的,一进房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放到了桌上,嗯,正中央。


而且还小心翼翼的去解面上的密码...也对,以杏的能力,密码解不出来,他绝对拿不到礼物。


“我的生日?杏的生日?弟弟的生日?”月永leo嘴里嘟囔着,把认为可能的数字全拿进去试...不过为什么全都是和生日有关啊?


果然还是有点在意的吧www


“啊啊啊真是的!明明是生日礼物结果却完全找不到开启方法,本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杏真是过分!”


“等...等一下,生日礼物?”月永leo突然想到了什么。


说起来,当时收到这东西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到【生日】啊,只是说很开心遇见什么的...


怀着最后一丝期望,月永leo输入了一串数字。


那是他们的相遇纪念日。


然后箱子就打开了,月永leo当然是开心的,更开心的是,那怎么看都只能装下你那个漂亮脑袋的盒子突然变大,露出了里面满满的玩偶,和躺在里面的你。


“诶诶?这是什么?宇宙人的魔法吗?”月永leo突然笑了起来,小心的把你抱了出来。


“嗯...”你才刚睡醒,没什么精力,所以很乖巧的蹭了蹭他的脖颈:“是空间折叠技术...我一个人的魔法。”


“那么那些兔子玩偶?”


说道这句话,你突然精神了起来,马上从他怀里跳下来:“这些是家人。”


“丝利安,玛丽露,特瑞莎,奥菲尔...全都是重要的家人。”你一个一个给他介绍着,月永leo也很认真的在听。


在你面前他一直都是很认真的。


“那么意图是?”月永leo笑眯眯的,已经知道了,还是想要听你亲口说出来。


“要让leo见到【娘家人】,问了问是有这种规矩,是这样的吧?”


“是的哟~”月永leo现在真是得意的不得了,从对你一见钟情展开追求并被回应后,他就一直处于春风得意状态,现在更是见娘家了,诶嘿嘿,是不是一毕业就可以结婚啦?


如此这般,一见到你就智商下降的国王大人。


“小杏的礼物我很满意哟(^U^)ノ~”说着,他抱着你蹭蹭,完全不准备放手的样子。


你的回应是:“leo不困吗?”


“困啊,小杏一直都不出现,我就一直等着,所以一晚上没睡。”月永leo说着,鼓起脸来瞪你:“都是小杏的错啦”


“嗯。”你摸摸他的头。


“那么...一起睡吧,要抱枕吗?”


“小杏牌的?”月永leo眯起眼睛看着你笑,像只小狐狸。


“...笨蛋。”


“就是笨蛋啊。”得到许可的他整个人都挂了上来,绿色的眼睛里有些细碎的光


“喜欢你的笨蛋。”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knightsx你】和魔物娘的恋爱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knx你]和魔物娘的恋爱

那什么,之前就写过堕落的杏和mika,但这回是本土魔物娘,和牛顿聊天的时候的脑洞,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带感,至于提及的魔物娘,大家可以上网查一下,估计就会明白了。


苏苏苏,ooc注意。


【朔间凛月的场合】(爱丽丝)


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什么存在了


对于记忆迷迷糊糊的你持嘲讽态度


面对你的撒娇不知道为什么答应了


感到后悔了之后已经来不及了


要多喜欢就有多喜欢


带着一点点报复心理


和你在第一次见面时睡觉的大树底下做了


你依旧是天真无邪的样子


遇到这种事情只懂哭


虽然一开始是想要戏弄你


结果3分钟后温柔的跟什么一样


当然,你第二天还是忘了


一直跟在你身边


是你最信任的人


对你撒娇也很喜欢,你向他撒娇这种麻烦的事也不讨厌


一天到晚懒懒散散,不过只要对凛月说一声就算再困也会爬起来照顾你


夜生活两个人都非常满意,如果你醒来的时候能记住就更好了


被大家一致认为是【奇怪的情侣】


不过本人不在意他人眼光


想永远在一起


【鸣上岚的场合】(高阶小魅魔)

本来的性格并不是那么温柔的存在,所以第一次见面印象不是很好


但是因为魅惑魔法,很快就变成了“有点吓人但是对我很棒的大哥哥”


要求你称呼他为“姐姐”,在床上也是哦


对于你的着装相当在意


“想变得更可爱吗❤”这么说着带你买了一大堆新衣服,一件一件帮你换


顺带一提,做的时候也穿着呢


被当成公主大人一样捧在手心里


都快被宠坏...不,是宠废了


【濑名泉的场合】(巴风特)

对于你来说,强大而又温柔的泉就是那个可以让她撒娇的大哥哥


见面第一眼就已经被你看透了性格,但完全没有搞懂你的本质。


看到牛角,和幼小的外表,以为你是被丢弃的半兽人


所以在遇到相关的事情的时候都会很小心的不要戳到你的伤口


对你一直抱着纵容的态度


“喂,走了,你再在那里磨磨蹭蹭我可不等你”


虽然这么说却特意放慢了速度


“是的!泉酱!”


“都说了别叫这种奇怪的名字...对哥哥倒是尊重点啊你这家伙”


“那...哥哥大人?”


“......”


“烦死了你这只蠢牛!!!!”


脸都红透了,明明很开心却死活不肯说的泉总


比做为巴风特的你还强,所以在那个世界也是非常著名的勇者大人


虽然嘴上很糟糕,但其实对女孩子很绅士


毕竟是骑士嘛


因此让你吃醋了


嘴上说着“你管那么多干嘛啊”这种渣男台词


一边忍不住笑着揉你的头发


“我可只是你一个人的哥哥哦”


“给我好好感恩戴德吧,笨蛋杏”


【朱樱司的场合】(火鼠)

挑战司的时候认识的


虽然战胜了司,但是因为觉得【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所以并没有离去,而是开始教导司糖


被憧憬着,虽然对h没有什么兴趣,但感觉这样不坏


被bug级别的司糖打败了


然后做了


口嫌体正直的状态


“司酱!都说了你真的!真的!超过分的!”


“是的,我很抱歉,姐姐大人。”笑着走在前面,看到积水小心的扶着你走过去。


“那么姐姐大人要和我一起走吗?之前听游吟诗人说有些漂亮的地方,我很喜欢,所以也希望姐姐大人能看看”


邀请着,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你。


“嘛...也不是不行”


平常虽然一副傲娇的样子,但你在床上坦率的要命


然后会被司糖坏心眼的逼着说出情话


【月永leo的场合】(诅咒之剑)

见面是在墓穴里。


好像是来探险的,看到一把剑“因为感觉很有趣就拔出来了嘛啊哈哈”这么说着的月永leo一副笨蛋样子。


不过对于你来说并不讨厌,或者说,主人的一切都是最棒的。


作为魔物娘的你和他在一起,也带来了些许困扰,舆论暂且不说,光是物种之间的认知差异就已经很要命了。但一向除了音乐什么都不想管的月永leo竟然真的能够和你一点一点适应。


“我想是杏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


月永leo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时候


你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紧紧的抱住一条他的手臂


在无视你无视的太厉害的时候准备拔剑砍过去


但动的一瞬间那个人就转过头来


“怎么啦小杏?无聊了吗?”


“抱歉哦,但是我想小杏再陪我一会呢”


然后就又坐了下来,并且整个人趴他怀里了


月永leo写着乐谱,时不时空出一下手摸摸你的头


就这样过一天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月永leox你】吃醋梗(r18有)

苏苏苏!ooc注意!


“呐...杏,可以吗?”


被这么询问了,糟糕的时间点糟糕的场合糟糕的姿势唯一让人喜悦的存在这么询问着,你只是沉默的撇过头。


并没有开灯,但是拉开了窗帘,今天没有下雨,所以没有云,月光就这样透了过来。


并不是让人讨厌的刺眼的光线,刚好能让月永leo看清你散落在地上的棕色发丝,带着繁复蕾丝的袖口,和被手臂遮挡着的,颜色似乎比红色的洋装还要深一点的脸颊。


你并没有勇气抬头,但是也并不讨厌接下来的事情:“为什么...要问我啊。”


没有得到答复,但是手被轻柔的抬起,脱下手套,橙发的暴君侧过脸一点点用舌尖舔舐过柔嫩的肌肤,另一只手灵活的滑入裙摆,平常过多的话语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只是用纯绿色的眼眸注视着你,记录着你陷入某种快乐中的可爱样子。


有点像是等着猎物自投罗网的狮子。


唯一的阻挡被去除,你近乎软弱的面对着月永leo,随着他的动作溢出细碎的喘息,腰以下的部分完全废掉了,就连手也是,明明不是可以传达快乐的器官,但是就是好舒服。


只要被这个人触碰着,就舒服的不得了。


“讨厌吗?”快要到了受不了的时候,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你用模糊的视线看向他,月永leo转过脸询问你,那双纯绿的眼眸里满是笑意。


“讨厌的话我就停。”虽然这么说着,但明显是确认不会被拒绝的,要人命的【被爱者】的立场。


可你能怎么办呢,只好向他撒娇,乖乖的露出他想看到的顺从姿态:“很快乐...”


所以请继续。


“好孩子。”月永leo微笑着摸着你的头,温柔的用指尖抹去你因为这个动作而从眼角溢出的泪水:“就那么喜欢我吗?”


“嗯...嗯!是的”你坦率的做出确认的回应,用脸颊蹭着他的手:“leo是最重要的。”


“杏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好好表达自己的心情呢,表白的样子我很喜欢哦。”


这么说着,在你因为那句“喜欢”而动摇的时候,熟练的把你引向了某个节点。


“啊,去的样子好可爱。”


月永leo微笑的赞赏着,一副天真又无辜的样子:“还可以给我看更多的吧?”


你的身体他真的是熟悉的不得了,随便哪个地方会引起你最大的反应,月永leo都很清楚,一次次的引导着你露出他想看的样子。


当然,除了【爱着他】之外的模样,这个人都不会接受就是了。


依旧是像以前一样习惯在你去了之后精神恍惚的那段期间吻额头,以及全程都专注的看着你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超级恶劣的啊。


“抱歉呐抱歉”在不知道是多少次思维断线的时候,近乎崩溃的理性捕捉到了他在你耳边的低语。


“因为杏同意穿着洋装做很开心,一不小心就做过头了呢,裙子被弄脏了哦。”


“不过我是不会停的,所以杏就先提前原谅我吧?”


“...嗯,原谅你。”


“诶?我还以为杏很喜欢这身衣服的,因为是重要的人送的?”


“leo...更喜欢。”


“那...说爱我?”


一片混沌的大脑完全做不出【服从】以外的事情,你只是一遍遍的吐露着爱语...以各种形式。


“哎呀?好像没有控制住,有点过分了啊。”


月永leo看着满身上下都是不明液体,脸色潮红的你,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杏看起来很累...没关系吗?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完美】了啊。”


好糟糕...几乎是瞬间,眼泪夺眶而出,你只是努力的伸出双手虚弱的抱着他一遍遍的说对不起。


真是相当凄惨的姿态,即使是这样,月永leo也依旧没有改变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只是笑着伸手把你汗湿的额发撩到一边。


“诶,别哭啊杏,不是说不喜欢的意思啦,我无论何时都是爱着你的呢。”


“倒不如说,这样子的杏超棒的,好像只能依赖着我一个人的样子,我这边可是大受欢迎呢。”


“杏好像很喜欢听到我告白啊,这里刚刚也是,突然就夹得好紧了。”


“好孩子,放松一点,嗯,突然想要接吻吗?贪心的孩子...唔...嗯...我并不讨厌哦。”


月永leo喘着气靠过来与你额头相抵,眼睛里闪着光:“当然,必要的惩罚措施也是要有的呢,我说啊,杏...”


“今晚就别睡了吧?”


嘛嘛...反正夜还很长呢。


~~~~~~~~~~~~~~~~~~~~~~~~~~~~~~~~~~~~~~~~~~~~~~

完全没有突出【吃醋】之类的事情,请原谅我吧!

其实掩藏了一点事情,比如说掌控欲与爱意都充足的不得了的国王大人,与对此一无所知的小杏,杏是【只有在床上很坦率】的类型,不过leo懂得驯养她的方法所以无所谓啦。

然后 @司糖的呜啾~♥ 说好的leo车!